命定的紅線(短篇)
作者:哈比
 
命定的紅線 第六章
 

在舞兒房裡的人,並不是別人而是皇帝。

 

舞兒被弄糊塗了,她房裡的所有東西全都被搬到了皇帝的寢宮......承陽宮,就在前一刻她都還覺得自己被拋棄了,現在卻被他寵上了天。

 

一整夜,他都不讓她睡;他說一輩子都看不膩她,他說她讓他等了許久;他說的每句話讓她甜蜜幸福到不願意睡著。他的話讓她幸福得上了天。日近响午,舞兒才悠悠轉醒;漂亮的床幃勾起她昨晚的美麗記憶,不過......糟了!今天是波斯國王離去的日子。舞兒匆忙梳洗,站在水盆前舞兒決定不抹黑了,就用真正的自己送波斯國王最後一程。

 

最後一面的舞兒是讓波斯國王相當驚豔,但是不惑之年的他對於這個體貼的管事小宮女只感到感謝,這一趟旅行有她的安排相當舒適。幾個異國的使節都選在同一天離開,同來送行的宮女大家也都互相交換著心得,突然一件披風披上了舞兒的肩膀,她抬頭見到是服侍太后的宮女小芸,連忙開口道謝。

 

「小芸,謝謝;不過.......

 

「別不過,好好披著別被人家瞧見了不該瞧的東西了。」小芸意有所指的話,舞兒聽懂了。

 

「我知道了。小芸姐姐謝謝妳。」

 

「還好,不醒目要不然妳肯定惹來麻煩.......。」

 

「我......

 

「昨夜,聽說皇上帶了一個宮女回承陽宮......。」

 

「呃!!」

 

「我遠遠見到那個宮女好像長得有點像妳耶.......。」

 

「我......

 

「別慌傻丫頭,放心吧!從今天起,福德公公讓我到身邊照應著妳,所以我會知道昨晚的事也是正常的,別擔心那麼多,今天開始妳也是個主子了,過去是不是宮女並不重要,我們回去吧!」

 

「小芸姐姐.......」看來宮中還是有很多好人的。

 

「可別折煞我,......妳可是主子!」

 

「小芸,謝謝妳。」

 

「對了,今早公公要我問問妳有沒有想要的丫頭,他調幾個過來貼身伺候妳。」小芸挨著舞兒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往承陽宮去。

 

        今天早上舞兒沒有來,淑妃其實就有心理準備;但是當她聽到奴才們傳來她昨夜在承陽宮侍寢的事情,淑妃理智繃緊的最後一根弦也斷了,果然從第一夜開始一切都錯了......,那一夜她進了承陽宮興奮不已,以為這將是她飛上枝頭變鳳凰的一刻,誰知道他只看了她一眼就掉頭離去.......。她等了大半夜,卻等來公公毫不猶豫的將她趕回蓮芳宮,但是宮女卻說那一夜有人睡在承陽宮.......她就知道一切出了差錯,第二夜、第三夜她都想要匡正那個錯誤,但是.......似乎來不及了。那個小賤人......老是用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騙取別人的同情,這下子還勾搭上皇帝......這個小騷蹄子。

 

 

「舞兒。」皇上從後抱住舞兒,一回寢宮就可以看見想見的人在這裡原來感覺那麼好。她美好得讓他放不下,愛她的感覺與日倍增。

 

「別欺負我,現在還是白天呢!讓人看了多笑話。」她回身阻止他的魔爪不停上下其手。這個皇帝與她日夜相伴卻總還是愛這樣逗弄她,好像非弄得她討饒不可。

 

「誰敢欺負妳啦!是妳欺負朕,碰都不給碰一下,講講理呀!」

 

「你......過份。」

 

「朕就愛妳這模樣,多可愛!」他忍不住偷香一記。但是舞兒學精了,滑不溜丟的繞著寢宮跑給皇帝追,直到公公們拿著奏摺進了寢宮才結束兩人的追逐。兩人總是這樣一個批奏章,一個繡繡花撫撫琴就又過了一天,皇帝很忙碌沒錯,但除了接見大臣的時間,他連御書房都為了舞兒搬回寢宮,每天的三餐都要跟舞兒共食,每天清晨都由她親手為他梳洗打理上朝的朝服。時間過得很快,兩個月過去了皇帝對於舞兒的寵愛沒有絲毫減少還是時時刻刻都要她作伴。大家都傳得風風雨雨說皇帝對她動了真心,皇帝一心想扶正她作皇后,大家都說後宮即將有一個女主人。

 

「娘娘,外面有個小宮女求見。」小芸低聲在舞兒的耳畔說著。她跟著舞兒這些時日雖然還不見舞兒有個明確的名份,但是皇帝對她的寵愛卻是無人可及,清晨黃昏兩人就是相對無語也是無聲勝有聲,這樣鶼鰈情深的感情讓小芸替舞兒感到高興,皇帝對她是用了真心。可是這個下午卻來了一個小宮女,說要見舞兒......若不是見那個宮女好似真的有什麼要事,小芸是萬分不願意進內廳打擾舞兒兩人的那份無聲的親密。

 

「是誰呢?」

 

「她說,她叫燕兒。」

 

「燕兒姐姐。」一陣風掠過,只見舞兒早已開心的迎了出去,案前的皇帝見她那麼高興也抬頭看了一眼,寵溺的微笑掛在嘴角。

 

「娘娘金安。」燕兒眼見就要跪下,又被舞兒扶了起來。

 

「別別別,燕兒姐姐別對我行禮。」

 

「但是..主僕之禮......罷了。妳總是這樣,也就妳是這樣好才叫我擔心呀!傻丫頭。」

 

「我不是傻丫頭。倒是我離開了蓮芳宮卻連聲招呼都沒有,一定讓妳們擔心了。」舞兒拉著小芸跟燕兒一同坐在榻上。

 

「不,今日看妳過得很好,我就放心了。」

 

「燕兒姐姐.......

 

「皇上對妳很用心,妳很幸福!」還沒等到坐下,燕兒就搶著開口。舞兒變得更美了,看得出來皇帝對她的寵愛還有她臉上藏不住的幸福。

 

「燕兒姐姐,哎~~妳的手......」舞兒發現燕兒手上好幾個水泡,那麼明顯的地方都有傷那麼看不見的呢!她顧不得禮教拉開燕兒的衣衫,衣衫下青紫的傷痕跟結痂的暗紅色傷口交錯著。一旁的小芸也忍不住倒抽口氣,怎麼有人那麼狠心下手這麼重?!

 

「燕兒姐姐,是我害妳們受苦了。」舞兒斗大的淚珠已經滾了下來。

 

「傻丫頭,妳已經是個主子了還當我是姐姐,我已經很開心了!宮女嘛難免會有些不小心的傷,妳是知道的。妳別難過。」

 

「淑妃過得不好?!是吧,所以她牽怒於妳們......是我,都是因為我......。」

 

「傻瓜,別怪妳自己。淑妃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們都很清楚,這不是妳的錯!我今天來也不是為了淑妃,我是為了妳。」

 

「我?」

 

「淑妃其實容不下任何一個人,你要小心一點。最近我常看見她找一些奇怪的人進宮裡來。」燕兒看了一下左右,壓低聲音說。她不知道這承陽宮裡有幾個人是可以信任的,淑妃的勢力太大了!到處都是她的人,但是燕兒還是要賭一口氣,眼下看起來舞兒是那麼的幸福,她要為這個妹妹賭皇帝的真心,希望皇帝可以保住舞兒不要落入淑妃手中;否則.......這個妹妹肯定會毀了。

 

「燕兒,妳是什麼意思?」小芸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我也不清楚,只是最近.......淑妃總在睡夢中.............要殺了......那個......賤人。」燕兒回憶起淑妃那猙獰的表情......還心有餘悸。

 

「燕兒,妳來這兒的事還有誰知道。」小芸問道。不管淑妃是否真的要對舞兒不利,燕兒這一趟來被淑妃知道恐怕......不妙。

 

「我不會有事的。放心吧!」燕兒的眼睛閃過一陣遲疑。

 

       

三人又聊了些無關緊要的小事後,燕兒就告退回蓮芳宮去了雖然她再三保證沒有問題,不會有人追究起她今日的來訪,但淑妃的惡勢力遠比想像來得龐大與可怕,當夜燕兒被打得剩下一口氣丟在冷宮的井裡,小芸救回了她連夜將她送出宮去。這一夜,當差多年的小芸也感覺到深宮靜苑的有些寒冷。這個淑妃絕對不是省油的燈,她的勢力跟她的虛偽都是那麼的成功,只怕要護住舞兒這朵小花恐怕......不容易。而她們手中唯一的王牌就是皇帝的心。

 

    全站熱搜

    哈比團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