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的紅線(短篇)
作者:哈比
 
命定的紅線 第四章
 
一進門,守在門內的淑妃就把舞兒拖進內門,所有的人都被阻隔在外廳之外;淑妃的眼睛忌妒得幾乎冒火,她知道外面的盛大與成功但是為了她的計畫......她不能......現在不能,她忍著氣。
 
「姐姐,痛!我的手。」舞兒吃痛的開口。
 
「喔!丫丫,是姐姐不好,妳晚了些讓我擔心死了。」淑妃放開舞兒的手,卻滿意的看見她腕上浮現青紫。
 
「姐姐,妳要快!今夜皇上要妳到承陽宮侍寢。」舞兒快手快腳的脫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跟面具想要替淑妃換上。淑妃卻嫌惡的看著她。
 
「一身酒臭還要我換上,我就這麼樣去不是更好。」
 
「是,舞兒恭送娘娘。」看出淑妃的鄙夷,舞兒不敢多說。
 
「娘娘,您可得快點動身呀!皇上就要回宮了。」公公又在前廳催了。淑妃整整裙角就跟著公公動身到承陽宮去了。
 
等到外廳的聲響都沒了,舞兒才從暗處偷偷的溜出去一路跑回她的房裡,她清理著自己、到波斯使節的院落確認一切都沒有問題,夜過三更才忙完;她低著頭繞過御花園眼角卻看見湖邊多了一個身影。她心中打個突,怎麼這麼晚還有人?她走向前......。
 
「皇......昊..羿?」皇帝在湖邊睡著了。舞兒輕手輕腳的在他身旁坐下,撥開他臉上的髮,舞兒有些不懂......他不是應該在承陽宮”臨幸”淑妃,怎麼會在這兒睡著了......。
 
「妳怎麼沒有來?」他睜開眼。
 
「呃?」
 
「舞兒,朕在問妳。」
「你喝醉了嗎?」他怎麼可能會知道。他不會是醉倒在這兒,到現在還沒有回去吧!
 
「朕的酒量應該比妳好得多。」他的手又撫上她的唇角,卻意外發現一層灰。
 
「別擦。」舞兒急急的向後躲,昊羿還是以體型先天的優勢,硬是將她臉上的灰全擦了乾淨。不一會兒功夫,舞兒白潔的臉蛋露了出來。
 
「怎麼搞的,把自己弄得一臉灰。」滿意的勾著她下巴看著那小巧的臉蛋在月光下是那樣的迷人。
 
「我也不知道」她躲避著他的目光。還好今晚她只抹了灰,若是還上了炭也被認出來這下子以後要躲可就難了。
 
「妳還沒有回答朕,今晚怎麼沒有來?」
 
「來?我不記得......與你有約?」
 
「妳該到承陽宮來,讓朕寵妳!」
 
她的臉紅成一片,她沒有料到昊羿會認出她......更沒有料到,他會對她說出那麼調情的話。佳人嬌俏的臉龐就在眼前,昊羿可是毫不客氣的欺上她的唇,契合的味道久久不曾分開。
 
「舞兒~」他低喃著她的名,她卻落下淚來。
 
「你喝醉了,昊羿你喝醉了!你不該這樣對我的。我......不是淑妃!」
 
「不,朕知道是妳;朕要的也是你,舞兒,朕是真心要妳。」
 
「不,你醉了!昊羿!不該是這樣的,不該是這樣的。」舞兒對於眼前的一切想要逃,昊羿卻牢牢的抱著她將她鎖在懷裡。
 
「不,朕知道今晚那個淑妃是妳,朕知道卻不想揭穿妳是想要多親近妳一些;朕要妳到宮裡是要讓妳知道朕要的人是妳,是舞兒,不是淑妃。」他貼著她靜靜的說著,他知道自己的感情來得太過突然但是他卻不想欺騙自己,他愛上了眼前這個特別的舞兒。
 
「我......我......我不是有意騙你的,舞兒......犯了欺君之罪。」她說得詞不達意。欺君之罪是那麼嚴重的大事,希望不會牽連那些無辜的舞伎們.......。舞兒滿腦子亂七八糟的念頭。
 
「見妳頗有悔意,那妳願意接受懲罰嗎?」昊羿擰著眉。
 
「舞兒知罪,甘願受罰。」
 
「朕要罰妳,從今日起日日夜夜陪在朕的身旁,作朕的妻子!」
 
「呃??」舞兒傻了,事情完全跟她想像的不一樣,這下子該怎麼辦。
 
「傻瓜。」他攬著她,這陣子老是有一種不踏實的感覺,現下心裡那一塊缺好像終於被補上了。
 
「昊羿......淑妃在等你!」她低著頭不敢看他。他剛剛說的那些話的確讓她很感動,但是她會進宮完全都是為了淑妃,她不能.......也要不起皇帝的愛呀!
 
「淑妃......淑妃,妳和淑妃是什麼關係?妳這麼護著她?」
 
「我......我沒有,奴才護著主子......很正常的呀!我們地位卑賤,能有個像淑妃這樣的好主子當然大家都搶著對她好,還能有些什麼?我們......可高攀不上......。」
 
「妳為了淑妃,踐踏朕的心意。」他還是沒有辦法對她生氣。
 
「舞兒不敢。」
 
「朕該拿妳怎麼辦?」
 
「舞兒不敢偕越。」
 
「朕卻不能忍受.......妳再離開我。」一旦正視自己的心,昊羿就不打算放開她了;他不確定自己放了多少心在她身上,但他很清楚他不能這樣放開她。這樣濃烈的感情是在他二十七年的生命以來從來沒有過的。
 
「昊羿.......」
 
「答應朕,說妳願意當朕的妻。」
「我........」
 
        她還是跟了他回去,承陽宮裡她變成他的妻;她不敢問淑妃怎麼不在那裡,她不停的告訴自己就那麼一次,她沒有辦法拒絕他那麼真的心意,所以就一夜她會是他的妻,但是就只能有那麼一次......她該離開了,她不能搶了他。
 
        傻妞妞,祈雅忍不住嘆了口氣,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她可以對那個淑妃死心塌地的愚忠著呢!看著眼前自己的雙手自動的打包,聲音還有些哭哭啼啼;她猜想這個傻妞妞的確是對皇帝有些不同的心思,只是為什麼呢?真相只有一個......她要把它找出來!

    全站熱搜

    哈比團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