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忘記第一口喝白開水的年紀,大概是我在牙牙學語流口水的年代

小時候我對白開水的記憶就是,水壺用久了有口水味很討厭,而水一點味道都沒有,也很討厭!

 

青蘋果的年紀,陽光下盡情揮灑的汗水。沁涼的礦泉水就是陪伴我們成長的味道

白開水超級刺激的滑進我們的喉嚨,爽俐的感覺沒有多餘味道

然後

有一天我們發現遞給他的礦泉水充滿了我們的愛心,壓抑著初戀的味道。

然後

有一天我們發現遞給他的礦泉水不再是我們的專利,眼淚是摻進水裡成長的味道。

那一天水下在我們的眼睛裡,天空灰灰的沒有了生氣。

 

初入社會工作的時候

喝水像是一個段落,工作的段落!休息的段落

或是我們在掩飾的慣性小動作

水的味道在我們的考慮之外

 

三十歲的我們有些開始懂白開水的味道

工作的生活太多刺激讓我們過於恐懼

工作的生活寧可淡而無味,也不願意每一秒都在崛起墜落

白開水淡而無味才像是生活

 

平凡的不平凡,需要經過煮沸才懂得冷卻

需要經過煎熬才知到平凡與平淡滋味多美

 

三十歲開始懂得開水淡而無味就像平凡才是幸福

四十歲開始懂得平凡才是幸福就算是像白開水簡單無所味

五十歲開始打理自己就像一杯白開水,淡而無味卻喉韻深存。

六十歲又該擁有那些智慧,我現在還不能想像但也許只是像張白紙,白開水也不能染指的美!

時間有一天會告訴我這ㄧ切的答案,而我就像看待這ㄧ杯不平凡的白開水

期待著。

 

 

全站熱搜

哈比團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