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出口的原諒

說不出口的原諒

等到那一天

等到我不會再被惡夢嚇醒的夜晚

我會親口說出那句原諒

 

我做不到的寬恕

也許是因為我的大腦運作還不算暢通

再給我一點時間舔舔傷口

我會偷偷的哭  靜靜的安撫自己獨坐

我的眼淚不會在人前花了我的笑顏

只是可能還要多給我一點時間回復

我的核桃眼  我的烏鴉嗓音

紅通通的鼻頭不是一瓶XO Cover得過

 

對不起  請原諒我的緩慢動作

我已經盡量止住我雙腳顫抖

噩夢  惡夢  如何正常的站在你面前

我已經在壓抑我聲線緊繃的弦

我感覺到空氣稀薄

泛白的指尖提醒著我痛苦的原罪

神呀!怎麼忍心給我如此痛苦的負累

這一題選擇題  我早就選擇

但為什麼還要我苦苦的躲避夢的狩獵

原諒  是我說出最大的謊言

原諒  卻是拯救他們逃出生天

這一方淨土   我卻踏不過

原諒  救贖了他們   獨留下我

惡夢相連  我幾度夢中淚濕枕巾

 

被救贖的人  他渴望的自由

我給了他們  只有他還被自己困住

我的慈悲  原來還是有些自私

我渴望有人跟我一樣痛苦

看著別人跟我一樣的沉淪

原來我跟惡夢一樣可怕

用著我的可憐去讓他內疚

 

我的身上沒有傷

我的心卻沒有停止過流血

我的眼淚哀傷不停堆積在我的眼眶

我沒有淚眼汪汪  我是柔情似水的眼波流轉

我沒有深鎖眉頭  眉宇是東方獨有的嫻靜古典美

再見  我想跟悲傷說再見

我不願意再用我的可憐綁住兩個人

我的可憐每天每夜都有人再發生 

每個人的人生都還繼續前進

那不是我的罪  我不該只讓自己背

如果當初我的原諒是為了將傷害帶到最小

我早就該讓所有人都走出陰影

他不是故意加害的兇手

他是跟我一樣無辜的受害者

心如刀割  是傷我  我也傷他

 

說再見  是我要放手一搏 

這輩子我要自己好好生活

一張不乾淨的白紙

還是可以寫字  還是可以譜出快樂的樂章

一個不明顯的小汙漬  可以擴散汙染一張紙

也可以不予理會  跳過那個部分繼續寫下一個段落

 

只是還說不出原諒

只是還開不了口說原諒

請讓我懦弱些

請讓我靜靜窩在角落再哭一會兒

我已經勇敢的面對惡夢了

所以請讓我在面對這樣的寬恕前,懦弱些

當我可以捧出我的故事來說的時候

我就會勇敢開口說  It’s past away.


哈比團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