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現在都還覺得有一個人站在我的身後

赭紅色的英式西裝,深色的頭髮有點陰沉的笑容最顯眼的是胸前不變的天使胸針。他默默的站在我們的身後看著我打下的每一句話

這是一本神經病的對話

(這不是攻擊而是一種讚美)

故事裡有一個普通的作家,過人的文字能力與犀利還有負面反派的寫法是他在文學的開端

不同的開端注定他不平凡的結束

諷刺的人生本來就是造就一個文學天才的開端

一樣的文筆,不一樣的作者名...卻有令人嘲諷的結果

這個大環境有病,我們看見的居然是一個人的光環而不是他的才華

當人云亦云的時候,我們也開始相信那些不真實的話,錯把狗屎當作天使的神話

群眾的力量真偉大,作者寫出了一種文字的暴力、群眾的暴力。我能感覺到文字間作者的壓抑與抗拒

文字一向都是人們心的印證,文字是個暴君是匹不可駕馭寶馬。

各種形式的文字會讓自己暴露無遺,而我覺得這故事的第一幕演得洗練而諷刺

每一個作家都希望自己受到器重、受到愛戴。然而這個世界從來都不是那麼容易接受一個麻雀是鳳凰的地方

當你想逃離這個世界,當你發現還有人欣賞你的時候

你會不會也選擇當一個跳樑的小丑

這是一個諷刺的童話,這是一個殘忍的人生選擇題

Choose One

 

    全站熱搜

    哈比團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