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的紅線  第十章

  

        舞兒雖然沒有說,但是斐宅已有好些個下人在清晨見到一陣黑影從她房間掠出;主子們下了封口令,大家都不敢說起這件事只敢偷偷的傳著那個黑影是皇帝;舞兒的氣色越來越好,挺著七個月大的肚子終於圓潤了些,老太醫也鬆了一口氣。皇帝每日偷偷出宮的行徑很快就被淑妃的眼線發現了,舞兒的存在當然也讓淑妃知道了。

 

 

 

「淑妃叩見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一日午后,淑妃來到清雅宮找太后。

 

「起來吧,淑妃這個大熱天的找本宮什麼事?」

 

「臣妾看最近天熱,所以特地送冰糖蓮子湯來給太后消消暑,是不是臣妾來得不巧打擾了太后休憩,那要不臣妾讓人把蓮子湯煨著,太后晚一點再吃。」

 

「也罷,都來了就讓人端上來一起吃點吧。」

 

「是。」淑妃示意一旁的宮女將蓮子湯端上桌,又親自動手幫著太后張羅。

 

「別忙,這些事讓下人忙去。妳都挺著大肚子了好好待著,本宮的孫子要緊。」

 

「是。」

 

「太醫怎麼說?」

 

「太醫說孩子一切安好,謝太后關心。」

 

「本宮聽太醫說妳肚子裡的是個小公主?」

 

「是。臣妾沒有祈妃那麼有好福氣懷上皇子,不過人家總說女兒貼心臣妾很高興能有個女兒陪陪。」

 

「祈妃?有身孕?」

 

「太后不知道嗎?臣妾以為太后是因為祈妃懷上皇子才將祈妃送往夏宮安胎呢!」淑妃假意驚呼。

 

「劉太醫沒提祈妃懷孕,本宮是看祈妃中毒虛弱加上酷暑難擋才送她出宮的,怎麼祈妃懷了皇子是真的嗎?」裝傻這種事依淑妃的手段還太嫩,太后不動聲色的表現才是高明。

 

「是,是真的。臣妾不敢隱瞞太后。」

 

「怎麼祈妃懷孕的事,妳比本宮還清楚?」太后有些狐疑。

 

「臣妾惶恐。臣妾與祈妃情同姐妹,祈妃懷孕照古禮三個月內不能提,祈妃懷的是皇子所以臣妾不敢大意。後宮眾家爭寵.....臣妾知情卻不能說只能把自己的貼身侍女派到祈妃身邊幫手。臣妾一心以為太后是為此才送祈妃出宮,臣妾實在不知祈妃連太后都瞞。」

 

「這孩子,這等大事怎麼如此大意!」太后生氣的大拍桌子。

 

「太后息怒。祈妃也是為了保護孩子呀!求太后念在祈妃肚裡的龍種饒了祈妃!!」淑妃跪倒在地。

 

「快起來,快起來,妳們一個個都傻啦!淑妃懷著的可是皇上的龍種,妳們還不快把她扶起來。」

 

「太后,請太后別怪罪祈妃。一切都是臣妾不好,如果臣妾早點跟太后說就好了。」

 

「傻孩子,妳何罪之有呢?本宮是激動了些,不過看妳那麼保護祈妃,妳們的姐妹之情在這後宮實屬難得...這讓本宮很安慰。」太后將跪倒在地的淑妃扶了起來挨著坐在榻上。

 

「謝太后。」

 

「說來也奇怪,這是個大好的喜事祈妃明知道本宮盼個孫子這麼久,卻隻字未提,淑妃妳看會不會跟上次中毒有關係?」

 

「臣妾不敢妄加揣測,若依太后所言祈妃其實也是天下父母心,為了孩子恐怕她誰都說不得;臣妾本也是被祈妃瞞著,若不是燕兒三天兩頭幫臣妾送些補湯點心什麼的給祈妃,我倆姐妹多年口味相近....最近燕兒回報卻發現祈妃口味大變,祈妃才在臣妾的再三的逼問出來承認的,臣妾也是又驚又喜替太后還有皇上高興著,不過太后剛剛說中毒?就是剛剛太后說到夏宮之前發生的事。想來祈妃也是苦悶,懷了龍子卻不能承認想必是有心人看不過我倆得寵...太后您可得為祈妃做主。」

 

「怎麼,中毒之事淑妃妳當真不知道?」

 

「太后恕罪,臣妾確實不知。後宮中每日大小消息那麼多那些是真、哪些是假,臣妾不是個愛說三道四之人,也沒那些氣力去理那些。」淑妃眼看又要下跪,太后連忙拉住她。

 

「看來皇兒選妳當國母,本宮看是挺有遠見的。前陣子還傳了些妳興風作浪為害後宮的事,看來是本宮誤會了。」

 

「不,太后教訓得是;宮內自從臣妾與皇上大婚消息以來,臣妾沒有好好約束下人讓這些個丫頭忘了形,還驚動太后都是臣妾太過疏忽大意。」

 

真是個懂事的好孩子。後宮佳麗三千偏是妳二人獨佔皇上眷寵難免會有小人作亂,你跟祈妃相處平和以待、相敬如賓,看來是本宮多慮了。 孩子,本宮看得出來妳跟祈妃都是好孩子,皇兒能有妳們是他前世修來的好福氣。」

 

「太后太抬舉婉茹了,其實....婉如今日是想來與太后商議接祈妃回宮的事。」

 

「說的也是.....有了身孕可不比從前當然要接回宮好生照料才可以到時候給本宮生個健康的胖小子,....妳說出夏宮前就有了喜,算算日子也差不多...現在回宮好好補補最後這幾個月最重要了若不好好補...到時候生孩子可苦著呢!」

 

「是呀臣妾也是這樣想,把祈妃接回宫裡有大大小小奴婢前後照應著也比較讓人安心。」

 

「可是......夏宮這一趟那麼遠,本宮看....路途奔波,本宮到夏宮陪祈妃待產等太子生下來再回宮中吧!唉呦...靈芝、人蔘...要帶的可真不少......。」

 

「稟太后,祈妃並不在夏宮...

 

「不在夏宮?!這又是怎麼一回事,淑妃妳把話給本宮好好說清楚。」挺著大肚子不好好待著,去哪了這是。太后眉頭皺得都快打結了。

 

「是,太后請息怒。劉太醫擔心路途遙遠會給歹人機會下手所以與祈妃密謀在前往夏宮的路上偷偷將祈妃送回皇城,目前祈妃正在劉太醫的宅子內安養。」

 

「是嗎?...................妳們想得挺周到的,這樣的安排.........很好...那個丫頭不設防的性子對歹人來說最容易下手了,劉太醫這樣安排挺好的。」

 

「臣妾等人欺瞞太后著實不該,謝太后不究之恩。」

 

「妳們做的都是為祈妃好、為孩子好,本宮怎麼會怪妳們呢?那這樣的話就快讓人去把祈妃接回來吧!本宮得好好幫她補補身子。來人呀!快到城內劉太醫的宅子內將祈妃迎回來,祈妃已有身孕得好生伺候著知道嗎?快去。」太后招來太監鉅細靡遺的吩咐著。

 

從昊天認出她的第一天起,舞兒對今天的到來就一點也不意外,她順從的跟著公公們回到了承陽宮,看著眼前如潮水般湧入的賞賜她沒有喜悅,她只擔心她的孩子........

皇帝聽見她回宮的消息立刻放下手邊的奏章飛奔回到了寢宮,卻見舞兒坐在窗前發呆。

「怎麼?」他從背後抱住她卻感覺她僵了一下,雖然她很快放鬆了還向後靠近他的懷裡,但是他很確定她有些不對。

 

「沒,可能是還不太適應宮裡的生活.......我離開太久.....只是這樣而已...。」她掙開他的懷抱坐在梳妝鏡前有一搭沒一搭的梳著頭髮。他太了解她.....舞兒心裡很清楚但是只要他不問,她想繼續逃避那些話題。

 

「小李子,今天誰來過?」

 

「回皇上,沒有。」

 

「瞎猜什麼.....你一知道我回來就飛奔而來吧,你說還有誰比你早。」舞兒打趣的說著。

 

「朕想知道愛妃為什麼不高興,如果都不是別人.....難道是朕做錯了什麼惹愛妃不高興嗎?」他接過她手上的梳子為她梳櫳。

 

.............我真希望你不是皇帝。」她回身依在他懷裡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他明白她的心思,善良如她;單純如她怎麼能習慣宮中爾虞我詐的生活,如果不是他留下了她,她依舊會是那個單純的舞兒。

 

「哎呀。」舞兒突然抱著肚子,皺了眉頭。

 

「怎麼了?哪不舒服?太醫、太醫.....。」

 

「沒事,沒事。是他踢了我一腳。」舞兒將昊羿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感覺到舞兒肚子的胎動,昊羿笨拙的輕撫著。

 

「他動了、他動了。」昊羿大叫。

 

「是呀,他在跟你打招呼呢!」

 

「是嗎?」昊羿驚奇的看著舞兒,生命真是不可思議還在肚子裡的寶寶就會跟他打招呼嗎?

 

「是呀,雖然還在肚子裡可是每次大家問起他,他可是都會踢上幾腳怕別人沒注意到他呢?在肚子裡他就好動的很,將來肯定是個皮小子。」

 

「安分點小子,你呀乖一點別老折騰妳娘親,等你出來朕一定得好好教訓你不可。」

 

「說什麼傻話呀,孩子都還沒生你就這樣嚇唬他。」

 

「他那麼用力踢妳,朕捨不得。」他親吻她的髮際

 

「放心,他踢不痛的。我沒事反倒是他那麼有精神我還放心些。」

 

「真的?」

 

「真的。」

        兩人說說笑笑不知不覺又過了一上午,舞兒鬆了一口氣好不容易轉走了昊羿的注意力心中暗自慶幸著。其實真的是這樣子嗎?

 

        眼見一個恐怖的三角關係糾葛,祈雅可以想像後面一定很精采......,恐怖的精采......,她在舞兒身體裡看了那麼久的八點檔連續劇,從一開始的暴跳如雷到現在大多數時候她都靜靜的看著事情發展,她想知道後面會怎麼樣?附在舞兒身體裡的她知道舞兒所有的想法,她心裡的傷口撕開的時候祈雅也一樣會感覺到痛......可是這種幾乎無法呼吸的痛,又該怎麼辦呢?她同情舞兒無助的處境,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她身上,她又該怎麼抉擇呢?難道昊羿跟舞兒之間的愛情就註定是個錯誤嗎?愛情不爭.....就可以讓嗎?祈雅嘆了口氣.....繼續看...

 

 

    全站熱搜

    哈比團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