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的紅線(短篇)
作者:哈比
 
命定的紅線 第五章
 
淑妃今天的脾氣特別的差,平常任她欺凌的舞兒又不在;雖說這是兩人協議的內容之一;這三天內舞兒都不用去服侍她只要專心打理自己管理的院落跟晚宴的舞碼就可以,可是才第二天舞兒就聽說連續幾個宮女都被淑妃罵了一頓。舞兒匆匆的來到蓮芳宮,正巧扶起了平常就跟她很好的燕兒。
 
「燕兒,怎麼啦?」燕兒一臉哭哭啼啼,裙襬都濕了大半,看那模樣八成是燙傷了,舞兒先扶著她回到一旁下人房裡上藥,揭開一看.......裙襬下的傷遍佈雙腳,有些地方還起了水泡。怎麼下那麼重的手!!舞兒不可置信。
 


        燕兒平時是個勤快又伶俐的奴才,也是幾個貼身侍女中最得寵的一個,為人海派的燕兒對誰都好,像是個大姐姐般的照應著大家,在宮裡每個人都受到她許多關照,剛到宮裡的舞兒也因為她躲過不少責罰呢!怎麼連她都受這麼重的傷,看來淑妃心情真的很糟。舞兒忍不住搖了搖頭。
 
「淑妃今天很反常,誰...她都看不順眼!好像瘋了一樣。妳...千萬...別進去。」燕兒一臉擔心的看著舞兒,她們是不清楚舞兒跟淑妃的關係,但是淑妃進宮以來為人大方和善,關起門來對下人也都很好就偏偏看這個舞兒什麼都不好,但又總偏要舞兒貼身伺候她;這一年多來,舞兒受過多少委屈,她們這些貼身侍女自是最清楚不過,現在的景況淑妃可是對誰都發飆,舞兒進去恐怕是羊入虎口......。
 
「妳很清楚,我非進去不可。」舞兒低頭躲避著燕兒的眼光,輕輕的在她的腳上塗著藥膏。
 
「舞兒,妳怎麼了?」燕兒進宮有些日子,善於察言觀色就是她的生存之道,她敏銳的察覺到有什麼不同了,舞兒跟淑妃......。
 

 

「沒~沒的事,我..只是得進去跟淑妃娘娘說一聲今晚的舞碼,妳知道......這事不能出一點錯的。」昨晚淑妃留在宮內舞兒卻不見蹤影,她們幾個貼身侍女心裡清楚舞兒替了淑妃的事,卻沒有人敢問起。舞兒也不瞞燕兒這等事,因為她們是一定會知道的,多知道些也好多照應些,這點道理淑妃跟她都懂,有些事只要她們不要在她跟前說,她就睜隻眼閉隻眼。

 

「舞兒,妳.......」燕兒眼尖看見了舞兒領口的青紫,她在宮中已有三年她太清楚那個記號代表了什麼。她撥開舞兒的髮還有舞兒抗拒的手,大領一開,只見青青紫紫雖然都上了層藥淡了些,但是足見昨夜歡愛是多麼熱烈。

 

「燕兒......

 

「妳還不肯說嗎?」

 

「我.......

 

「妳這個傻瓜,妳可知道這些外國使節大多是吃完不認帳的!誰來給妳做主呀!傻丫頭,妳怎麼那麼傻!妳.......妳這個傻孩子,萬一有了娃娃可怎麼辦呀!」

 

「我.......我。」有了娃娃......會像他?還是像自己呢.......舞兒眼角柔和了起來。

 

「是波斯的使節嗎?妳負責的院落,不是個四十好幾的老頭了還敢胡亂來!我找管事公公幫妳想想辦法去。」燕兒顧不得自己的腳傷又要下床。舞兒連忙壓住她。

 

「不是、不是,妳別亂來!」

 

「我亂來?丫頭呀!女子的貞節是何其重要呀!宮女也是人呀!那個老頭是不是藉那個破地毯硬要賴妳未盡本分,才會對你強來!!」

 

「妳別這樣,燕兒;不是他呀,今年來的正是三年前來過的波斯國王,他對於那個地毯沒有什麼異議,我有跟他說是皇上因為高興三年前波斯王儲的誇獎,所以又人替那個地毯鑲了邊,繡上更多的花錦來平添變化;波斯國王聽了高興得很,覺得自己的國家受到皇上重視與榮寵,還直說要多進貢幾匹地毯給皇上呢!相信我,一切都很好。」

 

「妳卻一點都不好呀!丫頭,妳在這宮中失了身......若被公公知道了,嚴刑拷打是逃不掉的,逐出宮去倒也還好怕是死罪難逃......。妳快說呀,是誰?

 

「我.......

 

「妳不說,我怎麼幫妳呀!」

 

「燕兒,我求求妳別問了,也不要對別人說!我會走的,我會回鄉去!求求妳幫幫我這一次別再問了。」舞兒跪了下來。堅決如她怎麼也不肯說出皇帝的名,她已經決定要走了,就讓一切這樣結束吧!臉龐的淚卻不聽話的掉了下來。

 

「傻丫頭,我是怕妳吃虧呀!」

 

「好燕兒姐姐,妳就幫幫舞兒這次吧!」

 

「怕了妳,告訴燕兒姐姐這些還要多久才會消?」她指指舞兒身上的歡愛吻痕。

 

「再一個時辰吧!」

 

「那麼妳給我老老實實待在這兒多歇歇,我去替妳跟淑妃說一聲吧!」

 

「不行呀!姐姐,妳才受了傷;再說,淑妃見不到我會更生氣的!」舞兒不贊同的拉住燕兒。

 

「妳若是去見她,這些個青青紫紫讓她見了去,妳還有命活嗎?」

 

「我.......

 

「我會說妳昨夜喝了酒,現在還沒醒......。妳昨夜不是替了淑妃好一陣,這話她會信的。」

 

「嗯......好吧!答應我,小心點。」

 

「妳才是,乖乖的待在這兒,別被別人瞧見了,瞧妳一張臉都哭花了!醜死了。」

 

淑妃確實不大高興舞兒沒有前去向她請安,但是為了今晚的大計她要自己再忍一忍,她將今晚的秀服交給燕兒交代一陣後就讓燕兒退下了。

 

        舞兒來到殿外與舞伎會合,今晚的舞碼是南蠻子......穿得是華麗的錦繡精巧細緻,一身的暖黃隨著角度不同散發著七彩的光芒,搭上墨綠色羽扇就像南蠻進貢而來的那個美麗生物,孔雀鳥.......,聽著殿內的樂曲停下了。再一曲......再一曲就輪到她們上場。遮不住臉龐的眼罩已經足夠讓舞伎們認出舞兒不是淑妃,舞兒顧不得她們的想法,她知道此刻多說無益,她會用舞蹈來壓制她們,也只有這樣才能服眾,成敗就在等一下的開場!還好,今夜的舞衣給了舞兒一些安全感,不暴露的衣服加上已經褪盡的青紫......她告訴自己一定要穩住今晚這一場。昨夜已過......就當她喝醉了,現在酒醒了.....她要把一切都導回正軌。

 

聽到樂曲響起,她轉身帶著羽扇舞進殿內,她不理別人的目光,即使是他。舞兒的身體、眼波都隨著樂曲流轉此刻她融合在樂曲中。美麗的孔雀在殿中飛舞他目光灼灼的黏牢在她的肩上、背上像要著火似般,她不理,她跟著曲子跳著,舞伎們跟進殿內舞著看不出慌亂,她們訓練有素的成果就在今夜還是一樣完美演出,即使在中央的主角已經不一樣,舞兒暗暗鬆了一口氣知道接下來會很順利!樂音突然高揚......舞兒轉著圈配合著一旁舞伎們旋轉,這是舞曲的高潮她們會將自己拱成一隻孔雀鳥,美麗的開屏後就是結束了;突然有個人跳進了大廳,一身的翠綠在金黃中更加顯眼,她帶著藍色的眼罩銀藍的鑲邊顯得她的不凡,她舞到中央取代了舞兒的位置.......那是漂亮的淑妃,舞兒不著痕跡的加入一旁舞伎之中,她知道.....現在說什麼都不能慌,她假裝這一切是既定的橋段,一旁的舞伎表情,她不敢看;淑妃的表情,她不敢看。終於結束,淑妃帶著大家退出殿外,不可免俗的又帶了另一批舞伎回到殿中。直到退出殿外舞兒不曾抬頭,她不敢看淑妃,也不敢猜測淑妃的用意;是她發現了什麼嗎?舞兒帶著不安的心情回到了房裡,退下舞衣她看著星空卻不敢看向御花園的方向,她怕看見什麼.......是呀!她是怕看見湖邊有淑妃跟他,那個屬於他們的秘密..........原來她也那麼在乎他。

 

連續三天的狂歡就要在今天落幕了,今早的氣氛卻有點奇怪;聽說皇帝這兩夜都沒有要嬪妃侍寢,也沒有在任何一個宮中落腳;雖是夜夜笙歌卻都獨眠於承陽宮,連兩夜在殿堂之上淑妃猛獻殷勤也都不見效果,反落了個宮中笑柄。現下在宮女太監中傳得風風火火;舞兒不敢多言,大清早就到蓮芳宮去打理內外,對於淑妃的挑剔她也不敢多說,戰戰兢兢的也過了一上午,沒想到還沒空用個午膳卻遇上總管公公來找她。

 

「舞兒見過福德公公,公公找舞兒是波斯國王有什麼事嗎?」

 

「不,妳做得很好!咱家是帶賞賜來給妳的,好丫頭這次做得不錯!波斯國王對妳讚不絕口。」

 

「謝公公誇獎,舞兒是克盡本分。」

 

「好丫頭,好丫頭,來!領公公到妳房裡去,咱家讓人把這些東西放妳房裡。一身細皮嫩肉,這是賞妳的好東西可不是要來讓妳扛的。」公公身後帶著四個小太監,扛著兩個大大的箱子看不出什麼東西。舞兒只好在前頭領路帶著公公到自己的房裡。

 

        第三晚的盛宴還是熱鬧的展開了,後宮暗地裡全都關注著今夜的皇帝是否又是獨眠於寢宮還是會臨幸這次宴會的主秀,淑妃;或是皇帝其實已經對於淑妃感到厭倦.....那梅妃、雪妃........今夜的皇帝落腳地,將是今晚最大的高潮。

 

        經過這幾天刺激的每一刻戰爭般的生活,祈雅有些明白了淑妃跟舞兒的過去。兩人出色的默契果然是來自於長久的相處,但是舞兒記憶中的淑妃是一個溫柔善良的可人兒跟現在的淑妃相去甚遠;祈雅頭痛的想著淑妃如果不是天生心機極重、標準的雙面人,那麼就是一個受到環境大力壓迫產生人格異常的傢伙。......怎麼看都像是前者;這個傻妞恐怕一直都被玩弄在手掌之上吧!唉!情況真是越來越複雜,都失身給了人家......這下子我看這個三角關係真的玩定了,這個傻妞居然還以為失身後可以裝沒事嗎?下午那兩箱賞賜怎麼看,祈雅就覺得怎麼怪,箱子那麼大卻只有幾匹布料跟珍珠,這麼些東西怎麼會用到兩個大箱子,那兩個大箱子拿來打包還差不多.......。這個皇帝......祈雅也猜不透他的想法,總覺得這個男人.......深不可測。

 

「舞兒。」他在席間忍不住低喃,那一夜過後,她躲著他,他也不去找她,他會給她時間習慣自己......兩天已經是他的極限,今晚他就要見她。今晚!

       

        今晚,舞兒不用上場跳舞,她坐在樂官中間彈著反覆練習的樂曲,這才是她該做的事情;但是她看著場中的舞伶她卻有一絲心酸,她靜靜的坐著看著席中的大人們從衣冠楚楚的君子變成瘋狂的野獸,她曾偷偷的抬眼偷瞧皇上,他對於她沒有出現好像不甚在意,應該說他的表情根本就不在意今天的宴會,今晚的淑妃、今晚的金蓮花秀都入不了他的眼,他......不知道心裡在想些什麼,好幾次他的目光都掃過樂官但是他卻沒有發現她,也許是她把自己想得太過特別了吧!她想起燕兒說的話......吃完了不認帳嗎?原來他也是這樣......

 

夜深了,人聲漸歇;盛宴結束了,舞兒拖著疲憊的身體推開了房門。沒想到......

 

「舞兒。」

    全站熱搜

    哈比團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