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的紅線(短篇)
作者:哈比
 
命定的紅線 第二章
 
雕梁畫棟、紅欄闈窗,古色古香的畫面就像電視常出現的八點檔古裝大戲一樣,祈雅好奇的看著眼前的大電視牆;她只記得剛剛被那個紅袍女鬼刺了一下,醒來就在一片漆黑之中,她死了嗎?她並不是很確定,但起碼鎖骨的胎記不再灼痛不堪。遠遠有一點微弱的光,祈雅往光的地方走近卻只看見一片電視牆,電視牆裡演的一個無聊的風景,古色古香卻一個人影都沒有.......畫面一直移動突然畫面裡多了一個.......女人。
       
        祈雅看見了女人的側臉,是誰?在哪看過呢?不甚高挺的鼻子、過於英挺的劍眉,這個女人並不是那個古典溫柔的女鬼,可是卻讓祈雅感覺很熟悉,祈雅伸出手想要貼近一點那個女人的輪廓,但當她一碰到電視牆卻被吸了進去。
 
       
       女人的思緒流了進來,祈雅來不及驚訝自己居然跑進女人的身體裡,只能被動的接受不停流進自己大腦的一切。
 
「娘娘金安」女人叫做舞兒,人如其名是個很會跳舞的舞娃娃,但是並不是妃子或是宮伎,而是個小小宮女,不知為什麼祈雅總感覺到舞兒自己所伺候的主子”非常”敬畏......而這個主子欺壓舞兒到一種近乎非常人可忍受的地步。
 
        像是現在,舞兒倒了盆溫水來伺候她起床,卻被她挑剔又來來回回換了兩次水,連毛巾都可以說因為放了一晚染了灰,髒得不能用硬是要舞兒換一條新的來.......但是在祈雅的眼裡這一切就像是八點檔的戲裡那個永遠的壞貴妃角色,一定得那麼壞才行,要不然顯不出女主角的可憐。
 
「舞兒,這麼冷的天讓妳來來回回跑了那麼多次,真是對不住!我不該那麼挑剔的,妳也知道寵妃的位置不好坐,我只是希望可以把自己打理到最好,我想妳是曉得姐姐的。」
 
「娘娘,舞兒沒關係的!娘娘好,舞兒就好!」舞兒盈盈跪下卻被淑妃扶了起來兩人坐在一起好不親密。這一幕主子疼惜下人的戲碼,被剛下朝的皇帝見了個正著。他一進門就忙著誇愛妃的善良與隨和,對於自己可以得到這樣一個溫柔賢淑的妃子也感到十分得意。
 
        一開始,祈雅還會對於淑妃這樣的舉動感到有些疑惑,但是時日一久她發現這個淑妃城府極深,看似天真卻是不折不扣是個穿著Prada的惡魔;她算準皇帝出現的時機,三不五時上演著自己善良隨和溫柔的一面來深植自己在皇帝心中的形象與地位。她從不吵鬧、不爭寵、不在皇帝面前說別人是非道長短,她長袖善舞的利用宮中的太監、宮女引發宮中一連串的事端剷除每一個不利於她的人。可怕的女人.......。
 
        來到這個世界也有一段時間,祈雅慢慢的習慣躲在舞兒的身體裡默默的觀察眼前發生的每一件事情(不過就算她想要干涉也是不行,她就像舞兒身上的寄生蟲,可以聽到她的心聲但是卻無法讓她聽到她或是影響她),十七歲的舞兒雖然生性善良卻是個愚忠的傻妞,祈雅不懂為什麼她要對那個心機那麼重的女人忍氣吞聲,甚至心甘情願當她的棋子被她利用。
 
        事事卻往往都有個意外的開端,那是一個全宮上下都忙翻的大日子,皇帝三年一度召見所有各地使節大肆宴客的日子,早在好幾個月前大家就像上緊的發條,每天天濛濛亮宮女急著打掃各個院落、曬棉被、換桌巾、換床褥、換門簾、每一樣都要切切實實的做好迎合各國的習俗與風格,三百多個院落屆時將會全部住滿使節那是三年一度的盛況呀!每一個院落僅有一人負責是皇室的慣例,為了就是要每個人可以確實的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一旦有使節向任何一位皇室提起絲毫不滿,下場可是砍頭呀!!雖說若是得到稱讚,也會有所賞賜但是更讓人害怕的還是小命休矣的懲罰......。而舞兒這個傻妞偏偏分到的是波斯大國.......。
 
「唉~」雖然已經一更天,舞兒卻還在御花園裡不睡覺,席地而坐的她身旁擱著一張漂亮的波斯毯,仔細一看這個精緻的織品邊緣已經脫了線,上面還有著大小不一的洞,舞兒的腳泡在御花園的湖裡,今天有著難得的星空但是她卻沒有心思好好欣賞........,這張波斯地毯是波斯王儲上次進貢的織品之一,聽說上次來的時候在房裡見到了還大大的誇讚了負責院落的宮女;誰知道三年沒人進住的院落引來了耗子,大部分的織品全都變成耗子磨爪子的玩具,床褥、錦被、窗簾、桌巾都還可以換新,但是就這張波斯地毯不行,找不到人可以修補它、而這三年波斯的使節進貢的項目並沒有花樣近似的地毯......。
 
「瞧瞧朕找到些什麼?」
 
「皇上!!奴..奴婢叩見皇上!」舞兒慌亂的行著禮。這個湖邊的角落被草叢擋著一旁又有假山,是舞兒無意間發現的好地方入宮一年多來,有心事她總藏在這而默默掉眼淚,從沒有被人撞見過沒想到這下子卻被皇帝撞見!
 
「免禮、免禮」皇帝無謂的擺擺手。
 
一旁的草叢卻又被傳來整齊的步伐聲,「誰在那裡!!」一陣大喝伴著火光,照了好半天卻看不見任何影子,御林軍只好摸摸鼻子繼續巡邏,剛剛好像聽到的人聲也許是風聲吧!這個湖聽說投了不少人,邪門得很!一陣腳步聲後,御林軍終於走遠了。假山後的兩人才走了出來。
 
「皇上......」舞兒又跪倒在地,本想說這次難逃懲罰了。
 
「噓」皇帝又摀住她的嘴,他做了個手勢要她噤聲。兩人又聽了一會兒確定御林軍沒有返回的跡象後,皇帝才低聲開口說了。
 
「朕倒也想來試試!」皇帝的目光落在舞兒本來光潔現在沾滿泥土的腳上,他來的時候看見她的腳泡在水裡,散亂平鋪在草地上的髮還有懶洋洋看著天空的她有一種特殊的爛漫神韻讓他想要靠近,卻沒想到一開口就嚇壞了她。
 
舞兒跪在一旁,臉紅得無以復加卻動也不敢動,直到聽到水聲她才偷偷抬起了眼,看見坐在湖旁的皇帝滿臉的笑意更對她招了招手,舞兒終於鬆了口氣,不過她還是不敢大意,她壓低身子爬了過去。
 
「別淨是跪著,朕一個人泡水挺無趣的。來,陪朕一起泡泡腳!」
 
「是,奴婢遵旨。」舞兒身體止不住的抖著,但她還是強作冷靜在皇帝的身旁坐了下來,當她把腳也放回水裡後,水的溫度稍稍讓她冷靜了些。
 
「別,別在這個時候。」
 
「?」舞兒驚恐的看著皇帝,以為自己又冒犯了皇帝。
 
「別在這個時候稱朕,皇上好嗎?這個擔子有點沈......」皇帝摸摸她的頭,嘆了口氣撇頭看著星空。
 
「是,奴婢......舞兒不敢!」皇帝又抬起了手,舞兒連忙止住喉間改了出口的話。
 
「舞兒,宮中的生活辛苦嗎?」
 
「大家.......很照顧我。」這個傻妞,不就是皇帝囉!幹嘛那麼緊張;對於舞兒不停的結巴祈雅感到有些好笑。
 
「那麼妳的工作很多嗎?」
「不會,總管公公很公平;大家在他手底下做事是種福氣。」舞兒低著頭恭恭敬敬的答著。
 
「是福德嗎?」
 
「是的,福德公公為人公正;舞兒可以在他手下做事是一種福氣。」
 
「那就好,抬頭吧!朕,今晚不是皇帝妳別那麼拘謹。」
 
「舞兒以為自己已經夠大膽了。」舞兒抬起頭沒有看向皇帝,卻看著兩人的腳。
 
        看著舞兒的側臉噙著一朵笑花,皇帝覺得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開始融化了......。他忍不住又開口。
 
「叫朕的名,昊羿」
 
「昊羿」舞兒的眼裡有著驚訝,但她還是順從著主子的要求。
 
「記住,在這兒的時候就叫朕的名字;我們是平起平坐的好嗎?」皇帝轉過身來眼睛裡閃著乞求。
 
「那麼,我們是朋友囉?」
 
「朋友?嗯!這個主意聽起來不錯?我們是朋友。」皇帝開心的摸摸她的頭。雖然舞兒的頭髮被弄得像是稻草但是她絲毫不在意還是衝著皇帝直笑。
 
「那麼昊羿,你在宮中的生活辛苦嗎?」舞兒調皮的學著皇帝剛剛的口氣讓皇帝開心的笑了。
 
「開心的也有,不開心的也有,不過能在皇太后的手下做事也是朕的福氣。」皇帝半開玩笑半認真學著舞兒剛剛的模樣半低著頭回答,讓舞兒笑岔了氣。這一夜......他們聊到天明才散去,兩人還約好下一次的時間還要在這個秘密地點見面。

    全站熱搜

    哈比團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