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第一天看我們與惡的距離,我就很常對著每一段的劇情沉默。沉默或是對著電視自言自語

沉默也是一種傷痛,不言不語,不說出口不代表沒有問題、沒有傷害

冷漠也是一種懲罰,不聞不問,不是沒有存在過,得到後失去更冷更痛!

視線也是一把利器,漠然或是尖銳、責備或是歧視,傷得比看得見的更痛!

媒體也是一根稻草,壓倒駱駝的那一根!如墜深淵!

 

我看的第一集是第四集,應思聰被判定為思覺失調症。他的那些突然暴躁脾氣或是突然陌生的語氣

我只覺得身為姐姐的思悅心如刀割,最熟悉又最陌生的臉龐與話語.....至親至痛!如果是我,是否可以。

思悅的積極面對,揭開思聰的病源來有遺傳的基因,揭穿曾經造成心靈受創的主因

原來天才就與瘋子一線之隔,思聰雖然富有才華也扛不住外面的與論壓力,所以他成了瘋子不是天才

原來他曾經面對最支持最愛他的女朋友,留下他好好生活。自殺了....猜不透的答案成了心魔

原來心靈也會生病,傷口也需要敷藥與縫合。只有面對與處理才能知道正確地處方籤

沒有誰是誰的藥,沒有誰是誰的太陽,只有一步步走了過來才能知道傷口很痛但一切都是生命的一部分

愛、恨、痛苦、傷心都是我們的一部分,如果覺得身體無法承受了那就讓它用另外一種紀錄刻畫你的生命

最後思聰的畫變成了受歡迎的童書,人生....如果可以找到排出的宣洩口也許還有機會可以得到...救贖!

 

思悅在劇裡是穿上玻璃鞋的美人魚,跳的每一步都是那麼用力!那麼痛!如站在刀尖上的痛

但是她永遠都笑著,永遠都面對著生活來的一波波不理解。生命有太多的衝突

你不能要求別人永遠理解你支持你就像那些來砸店的人一樣,思悅挺著過了來,就像美麗的灰姑娘

就算是身分尚有著天差地別的歧異,她選擇拿出玻璃鞋,問他如果是這樣一個平民他是否還能持續愛她?

灰姑娘不同於常人的勇氣,王子微笑的答覆,是因為她本來就具有披荊斬棘的勇氣

這大概是為何大結局是Love & forever. 命運也需要一點勇氣來造就完美的演繹!

 

我想活,是我對李大芝第一個印象。面對哥哥的變化,轉眼間家庭的破碎與人生的斷差

那個時候,她還不懂!但是當有另外一次選擇放在她的面前

她選擇了,選擇了提醒思悅,思聰可能生病了...思聰可能有傷害別人的可能

她選擇了,選擇了離開喬安在的那個職場,避免觸動她的傷心敏感帶

她選擇了,選擇站到父母的身旁,她們自問在自己人生戰戰兢兢,怎麼有一天....世界就變成了黑白

她選擇了,想找出作錯事的哥哥錯了什麼,她們又錯過了他什麼???

遺憾的是....不是每次問題都有答案,但生活還是要繼續,哥哥的生命終止了,她還沒...............

像是躺在重症的加護病房終於可以轉到普通病房或是出去曬曬太陽,時間還在繼續,上一秒也已經過去

而....她還有未來!

 

天晴,天晴是天彥的妹妹。天彥離開了,為什麼她擁有的愛也都沒有了

殺人犯的家屬,因為家人犯錯,一口氣世界變成了黑白

受害者家屬,因為傷痛欲絕,愛呢???我在劇中一度不能理解天晴的愛

最後我才有點明白,她是那麼孤獨著,當大人顧著自己的傷口的時候....忘了還有她的愛呢?

你愛她、她愛你、她愛他、他愛她,少了天彥。這個循環的圈圈不是少了一塊而是再也不能圓

天晴年紀還小,只能在其他地方尋找溫暖,而喬安沒有發現、昭國以為還是個圓圈,最後她們的視線在不同高度錯過

因為愛過,所以不能理解愛為什麼一瞬間沒了

因為愛過,所以不能理解為什麼是愛過?愛去哪裡了

因為愛錯,所以她只好用更多的理由與方式來彌補沒有愛的空洞

 

昭國,我對溫昇豪這幾年印象不是渣男而是少見的演技派。比起一些男演員受到的角色限制。

他在"雙城故事"裡的傻氣跟他在"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溫和,兩個反差與態度都是演技自然...好像他就是那個人,天生如此

昭國的人生,本來非常完美!有一雙漂亮的兒女跟一個女強人老婆

但有一天少了兒子然後沒有了老婆。日復一日的過著,老婆在身邊卻不再有溫度,連著家也沒有了溫度

他常常露出來的表情是,他也很努力....面對這些事他也試著跟老婆溝通,但他也沒有遇過

他也不知道如果老婆完全不能溝通、歇斯底里到底是他們兩個出了問題?還是本來就有問題??

他沉默,他疲憊著,他卻什麼也不能做。在這個故事裡,他的表情故作堅強常常讓我覺得很傷心

不是哭的人就比較痛,也不是不哭的人就比較不痛。不痛也不是不說那就不痛!

最後他與喬安一起面對大芝的父母,我第一次覺得他說出口的"不原諒",很深沉的痛心

走過了那些陰暗,走過了那些痛苦,或許路就在雲的後面,太陽就在雲後方

但不代表大太陽不會下雨,不代表沒有了雲就會是晴天。

傷心的事情只是變成過去的記憶,不是代表已經不存在,不是代表不會痛!

 

喬安大概代表了現在80% 的女人形象。比我們更強的是她主管的形象....乾脆俐落而不拖泥帶水的作風

但面對驟然失去兒子,女兒不聽話也不願意溝通,工作也遇到瓶頸.......好像生活都在跟她作對

她想問,她哪裡作錯?她想問,她 對不起誰?為什麼好好的一個家卻被一場電影而毀了?

為什麼因為他們有病,她的孩子就要為此付出生命?!她有太多的問號卻得不到答案

她憤怒像隻受傷的小獸不停的對身邊的人噴火!!!受傷的野獸嗷叫也只是在討抱

但擁著她的丈夫、試圖尋求外援的女兒,她心裡的那把火燒毀了她自己也燒傷了她身邊的所有人

等到生活被強迫改變、等到生活開始沉澱,被眼淚淹沒的雙眼才開始重新清明起來

但不是不痛,面對大芝的父母。她沉默著,身為一個母親她可以理解對方的痛心疾首

不會有一對父母願意花二十幾年去養一個殺人犯,她相信他們說的,她們也想知道她的兒子為什麼要這樣?!

但不能原諒,她可以聽懂卻沒有辦法開口說原諒,因為開了口她只想問"那我家天彥作錯了什麼?!"

 

我們與惡的距離寫的是一個事件的背後與一個案件的結束。

以前的戲劇往往只探討受傷的人如何站起

以前的戲劇只探討正義是否可以伸張?

但這幾年太多人生病了,太多人生病逃過了罪責,太多人來不及究責就自殘了

殺與不殺,你覺得呢?

當法官判死,一片叫好....但只在新聞佔了30 秒

當法官判生,一片叫噓,受到傷害的不僅是受害家屬、還有法官與律師

當所有人都贊同就會變成一個群眾的判決,他們認為這就是對

當所有人都反對就會變成是一個恐龍的判決,他們認為這世界沒有真理

人權律師的角色幸好有吳糠仁,他的表現讓我突然思考起來那些律師的想法

如果因為生病犯了錯,他應該為他辯解

如果因為生病犯了大錯,他應該為他求一條活路嗎??

當世界變成群眾與論來決定這個答案,他是否該堅持或是該沉默?

如果必須要走過1000 個殺人案才能知道這個答案是什麼?那他願意站在殺人犯身旁答辯嗎?

不畏權勢、不為痛苦的家屬、不為狡詐或是生病的殺人犯,他只為答案而堅持著

多麼不容易的朝聖之路,怎麼能堅持的住?!我不能...因為我過不去......

如果我是鄭捷的辯護律師......我的答案是我過不去如何能幫他....我根本不會幫他

可是只有這1000個答案才能換來減少0.01% 不到的險惡案件發生率。

這麼微小的偉大,偉大的渺小需要有很大的勇氣還有很多人的堅持才能達成,像是喬平....面對思聰仍舊平靜

如果沒有這些人,沒有社工沒有心靈輔導師,沒有他們沒有答案沒有結束......傷害也許還在繼續

想到這個我想我可以面對殺戮的沉默,面對造成傷害的一點沉默。我也許痛但我選擇沉默

我不願意讓這個答案只能給群眾決定,我願意忍耐到最後的答案換一個0.01% 不要再發生的可能

這是我看完這個故事,對罪惡最大的讓步,你呢?是否對我的文字沉默?!

PS.我並未將所有的角色描繪,因為我覺得這一次我想記錄的是我在裡面碰撞的角色感想,我想跟妳們說的是我轉了又轉的視野。

這些人都演得超棒,同樣的事情我光是再描述一次都覺得痛,因為不說不痛......所以我只寫下了我想說的還有在故事看到的結論,宣示我願意的寬容。沒其他。

文章標籤

哈比團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