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卓文君(漢代) 作曲:李劍青 演唱:丁當

白頭吟歌詞介紹:

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
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
今日斗酒會,明旦溝水頭。
躞蹀御溝上,溝水東西流。
淒淒復淒淒,嫁娶不須啼。
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竹竿何嫋嫋,魚尾何簁簁。
男兒重意氣,何用錢刀為。

歌詞文譯參考:http://www.epochtimes.com/b5/12/7/2/n3625601.htm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撤下喔,感激不盡。)

 

1. 白頭吟:樂府歌曲名,依《宋書‧樂志》應屬大曲十五曲之一。《樂府詩集》列入相和歌辭,楚調曲。《玉臺新詠》題作〈皚如山上雪〉,稱為古樂府。
2. 「皚如山上雪」兩句:皚,音凱,說文:「霜雪之白也。」皎,皎潔,指月色之光明潔白。首二句為起興,興中有比。
3. 「聞君有兩意」兩句:聞,聽說。兩意,猶「二心」,與下文「一心人」對比。故來,特意來。決,《玉臺新詠》作「訣」;「決絕」,決裂和斷絕關係。
4. 「今日斗酒會」兩句:斗,古代盛酒的器具。會,相聚在一起。明旦,明天早上。溝,即下文的「御溝」,指環繞宮牆的渠水。一說「今日」、「明旦」比喻世事無常、感情變化很快。
5. 「躞蹀御溝上」兩句:躞蹀,音同謝蝶,小步慢行的樣子。御溝,流經御苑或環繞宮牆的渠水。東西流,即東流;「東西」是偏義複詞,這裡偏用「東」字的意義。溝水東西流,言過去的愛情生活將如溝水東流,一去不返。
6. 「淒淒復淒淒」四句:淒淒,猶「悽悽」,悲傷貌。復,再、又。嫁娶,偏義複詞,偏用「嫁」字。啼,哭泣。一心人,用情專一之人;「一心」與「兩意」相對。白頭,頭髮白,指老年。張玉榖《古詩欣賞》:「『淒淒』四句,……蓋終冀其變兩意為一心,而白頭相守也。妙在從人家嫁娶時淒淒啼哭,憑空指點一婦人同有之願,不著己身說,而己身已在裡許。」
7. 「竹竿何嫋嫋」兩句:竹竿,指釣竿。何,猶言「多麼」,下句同。嫋嫋,音鳥,形容釣竿柔長而有節奏地擺動的樣子。簁簁,音洗,此詩中因押平聲韻,讀席,為「漇漇」的假借字;本是羽毛沾濡濕潤的樣子,此處形容魚尾像濡濕的羽毛。在中國歌謠裡釣魚有男女求偶之意,這裡引申為愛情和幸福婚姻的象徵。
8. 「男兒重意氣」兩句:意氣,指情義。「何……為」猶言「為何」、「何為」,把「為」字置於句末,是表示感歎語氣。錢刀,即錢幣,古代錢幣有作刀形者,故名之。所以錢又稱為錢刀。

參考語譯
愛情應該純潔光明,像山上的冰雪和雲間的明月。
如今聽說你有二心,所以特來與你訣別。
今天置酒作最後的聚會,明早分離於渠水兩頭。
分別後徘徊在渠溝旁,望著溝水東流,(如咱倆夫妻情分一去不返。)
悲淒呀悲淒,婚嫁其實不須傷心哭啼,
只要嫁得可以一心一意對待你的人,白頭到老永不分離。
與你情愛相投時,就如那釣竿與魚兒,情歡意洽於水裡。
男子應以情義為重,何必那麼看重金錢呢?

摘自《古詩選讀》文津出版社 提供

 

緣由:
此詩最早見於《玉臺新詠》,題為〈皚如山上雪〉。《西京雜記》卷三云:「相如將聘茂陵人女為妾、卓文君作白頭吟以自絕。相如乃止。」傳說本篇為卓文君寫與司馬相如之作,然按《宋書‧樂志》所載,本篇為「樂章古辭」,與〈江南可採蓮〉、〈烏生八九子〉同為「漢世街陌謠謳」,與卓文君無涉。《宋書‧大曲》、《樂府詩集》、《太平御覽》等亦以其為古辭而已,陳沆《詩比興箋》則以為:「蓋棄友逐婦之詩。」
全詩四章,每章四句一轉韻,以女子口吻寫出,表達出追求專一愛情的願望。首二句以托物起興開其端,「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形容情感之純潔光明,同時也象徵了主人公堅貞高潔的人格。從第三句「聞君有兩意」開始,女子申明決絕心意,因男方已有二心,情感喪失純淨。第三、四章由愁轉為深層的思索,體悟到婚姻並非一時衝動的情感,唯有「一心」之人,才可能相守終身。「竹竿」、「魚尾」比興男女思慕,言男女相得應以真情,豈以金錢乎?就像夫妻初結合時皆親膩融洽,但要長久維持則需賴以「恩」、「義」。
全詩氣格高華,主人公在此並不像像一般的棄婦那樣自憐自哀,反而表現出高度的清醒與自覺,是主動去脫離這份已失去純正的關係。結尾也不勉強挽回或心生怨恨,反而是用朋友的口吻勉之以道義,提醒丈夫:「男兒重義氣,何用錢刀為」,人生並不是追求一時的欲望滿足或功利前程而已。與〈有所思〉相比,此詩情感深斂,理性抑制。今昔交錯,時而言己,時而言他,層層遞進。至終皆不出惡言,表現了詩的溫柔敦厚感。

此番軼事出自《西京雜記》史記漢書均無記載
相傳漢武帝時,司馬相如獲得賞識,打算納茂陵女子為妾,冷淡卓文君。於是民間傳說,卓文君寫了《白頭吟》給相如。司馬相如看了之後感到慚愧,於是打消納妾的念頭。

此外,據說當司馬相如在長安,被封為中郎將時,由於自己覺得身份不凡,曾經興起休妻的念頭,因此寫了一封信,信上寫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萬」,要卓文君立刻回信;信中數字獨欠「億」,令卓文君知曉司馬相如對自己再無「憶」,故此卓文君寫了《數字詩》,以示怨情。

“ 一別之後,二地相懸。只說三、四月,誰知五、六年。七絃琴無心彈,八行字無可傳。九連環無故折斷,十里長亭望眼欲穿。百思念,千掛牽,萬般無奈把郎怨。

萬語千言說不完,百無聊賴十倚欄。重九登高孤身看孤雁,八月中秋月圓人不圓。七月半燒香秉燭問蒼天,六月間心寒不敢搖蒲扇。五月石榴似火,偏遇冷雨催花瓣;四月枇杷未黃,我欲對鏡心煩亂。急匆匆,三月桃花隨水轉;飄零零,二月風箏線扯斷。噫!郎君兮,盼祇盼,下一世你為女來,我為男! ”

《白頭吟》與《數字詩》皆後人所錄,傳說為文君作,但從風格及形式上來說,應出於好事者附會,不太可能是出於西漢時期。

 

 推薦這首歌的原因是戲劇,古詩的美大多要能通曉其意才能有所領略。這次這首白頭吟譜上現在的曲出現在大漠謠裏頭,略帶幽怨的語調道出了古代女子的怨。面對身不由己的婚姻、面對身不由己的妻妾制度,女人呀!如何能不怨恨。查詢故事由來的時候,覺得大家寫得非常好決定整理整理跟來看文章的人分享。希望大家喜歡。

 

 

 

我寫我想的,我寫我看的

因為是我想說的所以也就是說想寫的。

努力塗塗寫寫中。 

    哈比團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