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卜

第二章心的碎片

小崢還是每天都來上班,每天來算命的人潮也沒有停過。那天以後的事情,小高不記得了也沒有開口說出奇怪的話,日子就這樣過了一個禮拜,小崢終於比較放心不再提心吊膽畢竟如果被發現了她與別人的不同,離開就是唯一的方法而離開小高這種傻大叔個性好老闆實在是有點可惜...。

 

「可可?」

 

「柳橙汁!」天氣越來越熱了,除了MC 來臨的時間以外,小崢選擇了新的飲料。

 

「喔~~」又錯了,小高聳聳肩要拿起飲料卻被小崢阻止。

 

「喝。浪費。」

 

小高搔搔頭收起托盤退回了吧檯前。女人呀!心思難以捉摸!小女孩也是。

 

「Lu~」小崢唯一溫柔的聲音好像都是對Lu,小高不死心的又抬頭看了一眼,還是沒看到...雖然很少聽到小崢說話但是每天一定聽到她甜甜的喚著Lu,對!就是她心愛的小貓。每每在這時候他都會想偷看她是否露出溫柔的表情,可惜小崢的長髮很輕易的遮住了她的表情。

 

「喵~Lu~」優雅的身段與穠纖合度的貓體,Lu 一派自然的跳上桌緣,對於主人的召喚反而比較像是來巡視主人的老闆。可可與其說是小崢最愛的飲料,倒不如說是Lu 的最愛,起碼每次牠都喝得很開心!

 

「請問.....」

 

「妳...........」

 

「妳是那位很有名的塔羅牌算命師吧!」女人在小崢的桌前落坐。神情有些緊張的問著。

 

「有事?」小崢皺緊了眉頭

 

「喵~Lu~」Lu 難得跳下了桌來到了另一頭的吧台!如果貓有表情的話,小高現在看到Lu 的表情應該也是皺眉的吧!平常乖巧的貓咪居然沒有陪著主人反而在遠遠的吧檯觀望著,小高不禁對這個客人感到了好奇。

「想找人??」小崢雙手環抱著,眉頭皺更緊了。

 

「是的。我想在月底以前找到母親的一位舊友,可是我們已經失聯接近20年。」

 

「非找到不可?」

 

「因為這是我母親的心願!!她希望他能來參加我的婚禮」

 

「恭喜妳,不過妳應該要找警察的,小姐。」

 

「我連徵信社都找了,但是始終都沒有消息。我的母親已經癌症末期,我怕她不能等。她們都說妳準確的就像神一樣,妳一定可以幫得上我。求求妳,妳已經是我最後的希望。」

 

「非找不可的故人嗎?我只是個小小的算命師,並不能給妳什麼保證。」

 

「這是我母親的心願!!她希望他能來參加我的婚禮」

 

「即使,妳並不想要?」女人的眼裡閃過一絲心虛。

 

「我母親的心願就是我的心願。」

 

「希望妳能如願.....。」「

 

「妳的問題我用金字塔陣排排看,此牌陣將解釋你想找的人現況、你的期望是否實現還有現實的結果,請妳抽牌吧。」

「金字塔陣,中央出現的第一張牌是愚人,正向的愚人代表他在一個非常光亮的有著好天氣的地方,我想」「妳要找的人在中部,往山上找吧!他在的地方怎麼進去怎麼出來,是一個有很多很多的綠地還有彎彎曲曲的路,左下的未來顯示著女皇,表示妳知道他在哪裡的,他在你熟悉的地方。」小崢皺著眉看著牌。

 

「山上?怎麼進去怎麼出來、彎彎曲曲?不能清楚一點嗎?」女人嘀咕著。「我熟悉的地方?!.....難道是.埔里.....那是我出生的地方,會是那裏嗎?」

 

「去吧!記得要在廟會以前找到他。」小崢往後靠著椅背,比了門口,這是她請人離開的反應。難得的多話讓她累了。

 

「現實的結果......過去的都不是真實??是這樣嗎?」沒有告訴女人的結果牌,後面又藏著什麼呢?

「喵~Lu~Lu 回到了桌前繼續喝著不再燙口的可可。小崢卻皺著眉....手裡拿著的是牌陣結束的右下角未來,惡魔正位。破壞了痛苦的現在才能有著光明的將來。不說話的她難得思考著出遠門的可能性。「這麼恨的人,找到了真的好嗎?」

 

拋家棄子的男人呢....會後悔嗎?小崢看著窗外.....今天又是個好天氣的黃昏,金黃的陽光照在柏油路上最適合貓咪了。

 

兩天過去了,三天過去了,小崢今天打扮整齊還把頭髮扎了起來梳了一個高高的馬尾還別了一個小小的貓咪髮夾,看起來特別的不一樣。小高一邊開著車一邊偷喵著在副駕駛座的她。

 

一大清早叫醒他的小女孩,在電話那頭居然只說了10點出門,但是已經9點50分了,弄得他像是回到當兵一樣換上牛仔褲就急著出門,來到她家巷口居然才過了15分鐘。奇怪他怎麼那麼聽她的話。

 

「喵~Lu~」

 

「左轉上高速公路。」

 

「去哪?!我是說我們要去哪?」

 

「........」

 

小崢一路上開口的只有路名,其他時間一派安靜就像不存在一樣,或許該說她的存在就像是一部盡責的導航只是不知道要把他帶來這裡幹嘛?他們的目的地,居然是奇美醫院。問完了護理站,小崢只是抱著包著外套的Lu,領著大叔左彎右拐的...終於停在了一個病房轉角,這個畫面是有點怪啦,不過有一位新娘從安寧病房走出來,挽著她的是一個沒有右手手指的男人,眼睛泛著淚光的男人臉上一臉喜悅與新娘的一臉寒霜成明顯的對比。

 

小崢帶著小高一路跟著新娘進了教堂,光明正大的跟著...大概也因為沒有地方可以躲,流氓大叔一百八十幾的身高太醒目,教堂裡僅有牧師與新郎,兩人對著陌生兩人一貓行著注目禮,小崢也不予理會,自顧自的找了位置坐下,臉色當然也不大好看。男人把女人的手輕輕的交到了新郎的手上,顯然他是女人的父親。拍拍小倆口交握的手男人很滿足的走到了病床旁,輕輕拭去眼角的淚珠,床上躺著一個面如枯槁的女人,身上插滿了維生的設備,看著牧師盡責的開始進行結婚儀式,床上的她始終都閉著眼睛一點反應都沒有。新娘並沒有看著新郎與牧師而是對著病床頻頻觀望。小崢皺著眉頭臉上的表情更加淡漠。

 

當牧師說到新娘是否願意不論生老病死都願意陪伴他的時候,維生機器發出了刺耳的聲音,所有人一瞬間簇擁到病床前,一陣混亂開始了,家屬拼命的喊著媽....醫生不停的急救,人都爬上了病床開始CPR。病床上的女人還是沒有反應,約莫過了半小時以後,纏綿病榻的女人往生了。

 

新娘哭成了淚人兒,喜事當場變成了喪事。女人淒厲的哭喊著,兩位男人僅是安靜的站在一旁,女人推了老人一把,說了永遠都恨還有希望男人沒有回來過等話,趕走老人。讓人意外的是扶起老人旁邊始終都沒有說話的居然是男人的小三,她靜靜的帶著小孩不說話,只是幫著老人擋著女兒的拳腳。整個場面就像荒腔走板的肥皂劇,演了一場婚禮鬧劇接著大搶救然後呢?

 

小崢怎麼在哪裡?不知道什麼時候默默走到病床前的小崢,穩穩的握著女人的手,身高只有150的她看起來就像單挑大象的老鼠,但是她就這樣緊緊的握著不肯放。小高連走帶跑到小崢的身旁。

 

「是妳要他回來的。」小崢的聲音淡淡的。

 

「是我媽要他回來的,如果不是為了我媽,我怎麼可能去找他,在他丟下我們不管那一天起,他就沒資格回這個家了。我呸」

 

「妳辛辛苦苦找到他。」

 

「找到他,可是也找到小三。我媽那麼心心念念著他,他卻有了另外一個家。」「我媽等了他一輩子卻換來這樣的結果....。妳叫我怎麼甘心。」

 

「如果沒有他就好了」女人眼裡滿是憤恨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媽當年離開我的時候,還有感情我們....我們是平靜的離婚的。」

 

「你好賭、你好色、不管家計,那些討債的叔叔一個比一個可怕,我媽是為了我,為了給我一個平靜的生活,你是怎麼對她的!憑什麼你還可以過得幸福快樂。」

 

「憑你媽希望他幸福,也希望你幸福」

 

「妳是誰?只不過是個小小的算命師,你懂什麼。」

 

「懂一個母親的苦心。」

 

「不,你什麼都不知道。」母親兩個字深深的刺中了女子

 

「我知道,真的知道。」

 

「喵~Lu~」臭臭的食物味道又來了,Lu 躲進了流氓大叔的懷中避免自己被燻死。

 

「不,只有我知道只有我知道,我知道她......」女人的形體起了變化,龐大的黑影包圍著她,臉上一片晦暗。

是癡。糟了,小崢心裡一沉。

 

小崢放開了女人的手往後退了幾步,卻碰上了還有餘溫的母親。小崢心中靈光乍現........如果....如果是.....慈母的手或許還可以換回親情。可是....

 

「我絕對饒不了你....」

 

「敕....」不知道哪裡來的女人拿起了降魔水一陣淨化。

 

「喵~Lu~」小崢又往後退了一步,如果有人願意處理這件事她是可以在旁邊的,但是女降魔士下一步拿出來的嶄魔斧就讓小崢不得不出面了。

 

「她是人不是魔,妳不可以。」

 

「恨意已經讓她化魔,要趁她還不成氣候消滅她。而且她身上....有」

 

「不,她是太愛她的母親。她還是人....。」

 

「妳走開我不想傷害無辜的人。」

 

「但是妳也不可以傷害她,她也是....妳不是降魔士嗎?妳可以喚醒她的....」母親。

小崢被降魔士一把掐住,懸空的她心裡還想著如何解救那個可憐的女孩。她試圖努力的掰開降魔士的手。

「滾開,不要礙事。」降魔士手一鬆跟著踢了小崢一腳讓她飛到了角落而企圖擋住她的小高剛剛好當了個漂亮的肉墊。降魔士的力氣之大,小崢已經痛到爬不起身,但她還在掙扎。她需要幫忙,看著一旁已經暈厥的小高。小崢低聲吟唱起熟悉的密語

 

「喵~Lu~」

 

「我召喚你回來,Lucifer;在這污濁的世界展示你的真身,願地獄的火燄焚燒一切罪惡讓這個世界變成煉獄吧!」破空的呼喊伴隨著一陣黑影掠過眼前。

 

「Yes, My Loaner」

 

優雅的黑西裝,優雅的半長髮。英挺的三件式西裝還是讓他看起來非常迷人更容易被他嘴角永遠噙著魅惑人心的微笑,Lucifer 抱起小崢整理著她被弄亂的頭髮與衣服。

 

「惡魔!!」降魔士臉上居然露出欣喜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是高級品,她拿起了斧頭放棄女人往小崢進攻。

 

           就像是被操作的人偶,小崢穩穩的被Lucifer 護在胸前,Lucifer 不慌不忙的動作有點惹毛了降魔士。他更加犀利的攻擊著Lucifer。而在這一來一往之間,還有飛撲上來的人魔,她的爪子刺穿了降魔士的手臂讓她大叫著,鮮血噴濺出來瞬間Lucifer 在最後一秒跳上了聖台避開了被鮮血波及的命運。

 

「Lucifer,我想回家了」小崢說。

 

「Yes, My Loaner」小崢被Lucifer 放在一旁的座位上。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杯新鮮的柳橙汁。

 

「哇哇哇!妳怎麼可以這樣....。」不停尖叫的降魔士完全不敵Lucifer 快速,只能被綑綁在了十字架上。而接受到Lucifer 飛踢的人魔,這下子可是換她無法動彈。

 

「Lu,帶她來。」

 

「Yes, My Loaner」停下繼續攻擊沙包的動作。Lucifer 拎起新娘帶到了小崢的跟前。

 

「妳是人,也是一個幸福的人不該讓自己走上毀滅的道路。」小崢蹲了下來

 

「不,我恨他。我恨他、我恨他。如果不是他。」赤紅的雙眼寫滿了滿滿的怨懟。怨念永遠都是癡鬼最好的附身方式。小崢眉擰了起來。她試圖再跟她說一次道理。

 

「如果不是他鬆開妳的母親,也許妳的母親也給妳不了平靜的生活。放手也是一種愛!」

 

「不,妳不懂。」

 

「是,我不懂,但是她懂。」Lucifer 抱著原本在病床上的母親來到了小崢與人魔之間。

 

「母親,母親,母親我可憐的母親....」人魔像是初生的嬰兒不停的哭著。

 

「Lucifer,你知道我要救她。」

 

「主人,容我提醒她已經不屬於人的管轄了。」

 

「不,她還不完全是,她只是迷路了。」

 

「降魔士....」小崢努力的張嘴卻沒有聲音

 

一個起落間,降魔士被綑在十字架上杵在了小崢的面前。小崢動著紫色的眼珠緩緩的轉向降魔士。「你有一個機會。你可以拯救這個孩子的對嗎?」

 

「你....」面對小崢的紫色眼珠,本來瘋狂掙扎的降魔士突然安靜了。像是被吸住無法轉開目光也無法動彈,這個孩子....這個孩子...

 

「我想回家了。」

 

零時回憶....一個名詞在降魔士心中浮現「Last Time Show Time」念出熟悉的咒語後,降魔士感覺那股強大的吸力好像消失了,對於那個女孩她不再目不轉睛盯著,可是....為什麼?

 

一陣咒語衝入母親的身體裡,突然室內刮起了巨大的旋風,在正上方跳著黑白畫面的正是女人的一生,「乖孩子,我的琬容怎麼在哭呢?」而女人枯黃的雙手突然開始有了動作,死去的母親睜開了雙眼。

 

「媽,媽媽,是妳嗎?」

 

「是我,可憐的孩子讓妳受苦了。」

 

「媽....媽...你怎麼可以這樣狠心要走,我不要!」

 

「傻孩子,媽老了也躺累了,最後能有這個機會跟你說說話已經是萬幸了」

 

「我不要,....我不要妳離開我。」

 

「傻孩子,不要哭了」

 

「不,都是他...都是他害了妳都是他好賭好酒....讓妳為了我辛苦工作。都是他....都是他....」憤叫的女人終於變成了癡,頭上長出了牛角,眼角生了紅焰。癡瘋狂衝向了昏倒在地的老人

 

畫面像是排演了許多次,也像在慢動作畫面撥放,女人的母親在癡的前頭擋住了老人的身軀。

 

「不要這樣,求求妳不要這樣。」

 

「走開!」紅了眼的癡,不再認得人間的親人,眼裡只有仇恨。她伸手要拉開婦人..。

 

「不....要......」已經沒有氣息的母親僅能舞動著不靈活的身軀擋著老人,怎麼都不願意放開。

 

「爸爸....爸爸.....」一旁的小孩哭了起來,畏縮的母親連忙摀住他的嘴。多恨壓!!那個男人居然還有個小兒子,癡放棄了眼前的男人撲向了遠處的母子。

 

「不要!!」「求求你不要呀!」摟著孩子,女人步步後退。

 

「停手。還要再錯下去嗎?」瘦小的身子是小崢....她直挺挺的站在比她大兩倍不止的癡面前。

 

「..........走開。」小崢不怒而威的氣勢讓癡猶豫了一下,但下一瞬間她更加凌厲的使出巨爪往小崢捉去。

她的動作卻在半路被攔截了,Lucifer不知何時來到了小崢的身旁。雖然表情優雅但是卻把癡的手狠狠的切齊丟到一旁,大量噴濺的血染紅了一身白衣的癡新娘。Lucifer看都沒看一眼,只取出手巾擦拭著不小心沾到小崢臉上的血污。小崢乖乖的讓Lucifer 擦完後緩緩的走到癡的面前蹲下。老婦人正擋在癡的面前。

「不要....求求你不要傷害我女兒...。」

 

「我不會的」小崢清澈的紫眸,定定的看了老婦人一眼。滿身是針頭的老婦人看起來多麼的狼狽,但是他仍緊緊的護著她心愛的女兒,可惜了越來越微弱的靈魂,難道真的是我賭錯了嗎?小崢心裡有著不忍。

 

「癡,再聽一次吧!再聽一次媽媽說的話好嗎?」異常清澈的紫眸,盯著癡不放,溫軟的嗓音彷彿在哄孩子一樣。

 

「不要!」

 

「妳記得嗎?是妳最愛的媽媽喔!」

 

「.... 不要!」

 

「想想看,妳最愛的人最愛的過去,她正在.....。」癡猛力舉起小崢,不讓她的聲音繼續迷惑她。

 

「妳怎麼會想要感化癡那麼天真呢?」嶄魔斧砍掉了癡另外一隻手。小崢順勢落地前被Lucifer 撈進了懷裡。降魔士沒有理她只急用著符咒封住癡的傷口不讓惡意不停的洩漏感染這個空間。若是製造了更多魔恐怕會更麻煩收拾還是先收一個元身就好。

 

「不要收她,請妳不要。」

 

「為什麼不?她已經變成魔了,難道妳還想感化她嗎?孩子~不要天真過頭!」

 

「妳呢,身為一個降魔士卻沒有慈悲心嗎?」

 

「已經成形的魔,最好的救贖就是毀滅!」

 

「不,妳明明宣誓只要有一點機會將拯救世界的惡,化惡為善!不.....應...該...是傷害!」乾涸的喉嚨讓小崢幾乎說不出話來。

 

「妳是誰?又怎麼知道這些?」

 

「誰也不是」

 

「妖異的眼睛帶著一隻高等惡魔,妳是我下一個要收服的高級惡魔吧!」

 

「想要從我身上獲得晉級魔導師的資格,是不行的。我是人類不是惡魔。」

 

「隨你怎麼說。不要來礙事。」

 

「不要動。」小崢嘴角勾起一抹淺笑。魔導士卻漂亮的被定格了。Lucifer 識相的搬走魔導士到一旁。小崢看著婦人身上幾乎灰滅的光芒,心裡清楚的知道。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

 

「癡,那妳聽個傷心母親的故事吧!」小崢將癡的頭枕在自己大腿上

 

「.........」被符咒封印得動彈不得的癡,沒有辦法反抗。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笨媽媽嫁給了一個笨爸爸,兩個人生下了一個女兒可是後來爸爸因為想給兩人更好的生活卻染上了賭博,在龐大的賭債壓力之下兩人不停的躲躲藏藏,最後就離婚了!笨媽媽帶走了孩子,為了彌補孩子沒有父親的遺憾,她什麼都想給孩子最好的,她拼命拼命的工作,孩子也認真的念書上班....可惜孩子成功的那一天,母親卻永遠的倒下了....。」

 

「.....媽.......」被火灼燒的地獄之音,癡努力的仍想要發出正常的文字

 

「琬容呀!不要恨,...不要恨妳爸爸....」

 

「聽媽說一句不要恨爸爸。他是.....愛妳的....」

 

「聽媽一句話,不要恨妳的爸爸。那麼多年來是我自私的離開他,不是他的錯呀!」「其實是媽媽真的是很感謝妳爸爸讓我們走,孩子也許這麼多年我都沒有說,但是如果妳父親因為愛不肯放手,今天也許我們也不能有如此平靜的生活。」

 

「可是......妳那麼愛他,他卻他卻他卻忘了妳有了別人。」

 

「孩子,有一種愛是祝福。就像他願意來祝福妳未來的幸福一樣。妳懂嗎?正是因為我知道妳恨他所以我才提出這個要求希望在最後可以看到他牽妳的手上紅地毯,我希望妳能明白這也是一種愛。」

 

「不,妳騙人。他明明就不愛我們不要我們了,怎麼可能!」

 

「我愛妳爸爸,這些年來我都愛他」「妳爸爸也愛妳的,如果不是為了妳的將來,當年我們不會選擇分開。因為我是那麼那麼的愛他。」

 

「我?!」

 

「妳還小,所以我從來沒有對妳說過。我們離婚後妳爸爸早就戒賭了,妳爸爸或許愛賭但是他不喝酒的時候對我們還是很好的,他知道自己闖的禍越來越大,為了不讓我們被他拖累。他簽了離婚協議書讓我帶妳走。我們分開的時候並沒有恨,我仍然愛著他。這麼多年下來我對他或許已經沒有了愛但是我仍舊感謝他,謝謝他讓我有了妳,謝謝他讓我的生命充滿力量。」

 

「那我這麼多年來....。」

 

「我知道妳恨他,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就這樣一年一年的拖著。這些年來妳爸不是沒有來找過我們,只是當時的他還有太多的問題,我只好繼續帶你躲著他,因為我害怕我不在的時候,妳會出事。這麼多年過去你的父親終於不再打聽我們的消息。我卻自責不已。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讓妳不要恨他,他真的不是故意要放我們兩個人這麼辛苦的....真的!!」

 

「這麼多年來,這樣算什麼!!究竟算什麼?」

 

「孩子,我知道這樣很為難妳,可是做母親的最後心願我希望妳可以祝福他,就像他願意祝福妳一樣。我希望我愛的人都可以幸福,這樣我才可以走開。」

 

「妳知道的,有一種幸福叫作祝福,而放手也是一種祝福。不要讓癡控制了妳!想想愛妳的人!想想要跟妳攜手共度一生的他。妳毀滅了妳父親然後付出妳自己的靈魂,那他呢??想想他對妳的付出。」小崢開口又說著道理。嘴角卻湧出更多的腥甜。

 

「洛承....是我對不起他。」女人掩面哭泣。母親溫柔的撫慰著她。眼睛充滿了不捨的淚珠。傻女兒呀!陰影終於被逐出了女人的身體。女人逐漸回復了本來的樣子。

 

「孩子答應媽媽,妳會好好過將來好嗎?與洛承兩個好好過屬於妳們的將來」

 

「媽~~」她知道離別的時刻到了,可是她是多麼的不捨得母親的離去。她緊緊抱著母親「.....好,好....妳不要擔心,我會好好的」「我捨不得妳....媽....」

「謝謝妳。」母親向小崢點了點頭。

 

「....」小崢想笑可是卻眼前一黑腿軟的跪了下來,幸好Lucifer 撐住了她。

 

「回家吧」

 

「Yes, My Loaner」

 

抱著母親的琬容卻發出一陣光芒,這一陣紫光讓現場的人都停住了腳步。小崢張開手心,那閃爍的紫光居然慢慢的飄到了小崢的手心,這個東西讓Lucifer 眼睛閃過一絲精光 ,他知道這個東西但是這個東西他卻無法碰觸。

 

「放手,你沒有資格擁有它!」降魔士動不了只能疵牙裂嘴的要小崢放下。

 

「....」小崢闔上手再打開時手心裡躺著的是一枚小小的閃著紫光的碎片。心的碎片。有趣的收穫

 

「回家吧」小崢疲憊的閉上雙眼。

 

「Yes, My Loaner」

 

「喂,小惡魔!快放開我!」降魔士在後頭鬼叫個不停,但是管家卻抱起小崢頭也不回的走了。

全站熱搜

哈比團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