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卜

第一章        迷惘的護士

 

小護士這個客人有些特別,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臉上一臉快哭的表情讓他印象深刻,一踏進門就問了小崢的事情即使已經告知要等個三~四個小時她也不以為意,一臉渴望看著小崢一下午在別人桌前算著塔羅牌的身影,幾度小高都想走上前去趕人但是看她一臉難過的表情,他就忍不住心軟....。好不容易輪到了她,問不到十分鐘就見她哭著奪門而出。還好自從遇見第一個哭著跑走沒付錢的客人後,餐廳一律改先付帳的制度要不然又要虧一筆了。看見小護士消失在彼端的身影小高端了一杯柳橙汁無奈上前...卻難得看見財神爺盯著牌在發呆。

 

「唉~雖然10分鐘可以清空一個桌子給下一個客人我是很高興,可是....這已經是這個月的第三個了,妳不能節制一點嗎?」

 

「謝謝招待。」小崢盯了柳橙汁一眼,繼續盯著桌上的牌並不理會嘮叨的老闆。

 

「她都問些什麼?怎麼人都走了妳還盯著牌做什麼?」

 

「感情糾紛。」小崢倏然站起來...SuGi(日文:下一位的意思)」,收起桌上的牌小崢順著小高手指的方向往下一桌去。奇怪的小女孩。小高搔搔頭,決定不要在追問下去還是回去工作比較實際。

 

        這一晚的客人還是很多但是小崢卻難得的拿出魄力用極快的速度解決了所有人看她拼命的樣子頗有日本大姊頭附身的極道妻的感覺比趕高鐵還要趕一樣,都不知道她急什麼,趕約會嗎?還是....?有男人約她嗎?是客人嗎?.....。女人呀~不能理解的生物。小高一邊收著隔壁桌餐盤一邊搖頭,隔壁桌的算命師ㄧ臉趕火車,批哩啪拉的說著完全不顧客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照她這種毒舌的風格犀利的剖析都是快狠準讓客人在最短的時間結束問題,只是完全不留餘地的說法.....讓人聽了真的很不好受,平常的她還會看客人的臉色收斂一下,今天的她卻像在發洩非把事情都講開不可,連男人劈腿這種不能說的秘密都清清楚楚的說明白還叫女生死心,唉!感情的事如果會死心幹麻要來問!

 

說起來當這個老闆還真是窩囊,小高又看了小崢起身換到下一桌,搖搖頭繼續擦他的桌子,不是他自願選擇不多嘴、不過問而是發現每次問了她什麼事情都會被她順利的叉開話題然後就被遺忘原來的問題....冏,女人不論幾歲都是一種難以理解的生物。

 

算完最後一桌後,小崢環顧店內空盪的景象滿意的收好東西就跟小高說想先下班了。小高只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晚上八點多,跟她說了聲要小心就讓她先回家了。話說回來...。這是她第一次主動提出要先下班,以往她都會待到我下班跟著我ㄧ起走,讓我用破舊的老爺車遠遠的跟著小鐵馬送她回家,再轉回店裡的二樓也就是我的小窩....。女人呀~~

 

        因為駐店的活招牌下班了,小高也樂得清閒早早關門回到二樓去,一個人住的習慣讓他一回到小窩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視,才去洗澡.....電視播報著今晚台中市的一場大火。啤酒~啤酒~~忘了眼鏡,只穿了四角褲的小高又回身踏進浴室裡,....

 

「記者背後為火災第一現場,目前大樓五十戶居民已經緊急撤離了,.....

 

「喵~Lu~

 

        路?怎麼可能?熟悉的貓叫聲讓小高縮回踏進浴室的左腳走到電視前,沒戴眼鏡的他蹲在電視前瞇起眼,想要辨識出眼前紅紅黑黑一片的影像中是否有Lu的蹤跡,幾乎把臉貼在電視上的小高好不容易在鏡頭的一角看見了熟悉的剪影,Lu站在小崢的肩頭背對著攝影機....。她怎麼會在那裡?住的地方失火嗎?不對呀她不是住那一區....那她是找朋友??....總是那麼晚了一個女孩子在外面,還是打個電話給她問一下好了。翻箱倒櫃好不容易找出小崢的電話,小高拿起手機撥給了她。電視上的人影好像被手機嚇到明顯震了一下才慢吞吞從包包中撈出手機。

 

「喂,小崢。是我,高進傑。」

 

「嗯~」長得像壞人的老闆。

 

「妳........在哪裡」他其實想問的是她在火災現場做什麼。

 

「台中市。」小崢的語氣淡淡的沒有什麼起伏。

 

「喔!」靠爸,這不是廢話。憑她快解體的破爛腳踏車可能去得了多遠嗎?女人果然是難以理解的生物。

 

「關門了?!」

 

「嗯~要不然我去接妳回家,一個女孩子這樣有點危險。」

 

「嗯,不用。我自己回去。」小崢回頭看了鏡頭一眼,黑色的長髮蓋住了她的表情,但那一瞬間....小高有一種錯覺...小崢好像看了他一眼。是錯覺吧!頂多就是看鏡頭一眼罷了。

 

「晚安。」小崢逕自掛了電話。

 

「喂喂喂~怎麼這樣。這年頭的小女生越來越奇怪一點禮貌都沒有。」小高搖搖頭回浴室拿眼鏡。

 

 

祭祀

 

Lu,我沒有祭祀的能力。」

 

「喵~Lu~

 

「我只是陽世的一般人,剩下的我不能....。」撥撥亂掉的頭髮,小崢牽起腳踏車一步步的走回家。今天的事情讓她不能消化....多走幾步路吧!

 

一大早,小崢就有點古怪。平常總是非常準時上班的她,今天一樣的準時卻沒有梳理頭髮,毛躁亂翹的頭髮加上面無表情的她有點像是巫婆....雖然應該是可愛的小巫婆。

 

「小崢,妳身體不舒服嗎?」幾番思索,小高還是決定單刀直入的問。

 

「沒....

 

「那你要喝點什麼嗎?」

 

.......」小崢看了一眼桌上還有半杯的果汁。大叔到底想要說什麼?她支起下巴看著老闆。

 

「對....對不起,吵到妳工作了。」被客戶猛瞪的小高只好退場了。嗚~~~女人呀!

 

整個下午,小高只敢偷偷的看著小崢面無表情的算過一個又一個的客人;到了關店的時候小崢收拾好算命的工具後坐在吧檯旁看著我收東西,就跟平常一樣,等等小高會開著老爺車遠遠的送她回家。

「妳還好嗎?」好爛的開頭,小高忍不住低咒自己嘴巴笨! 

 

「我沒事。」小崢臉埋在杯子裡,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喔。」我知道她指的是她沒有事。但是通常有事的人都會說自己沒事吧!會不會是失戀了呢?到底該不該問她,小高的心分成兩邊瘋狂的爭執著。一片沉默中,電視又撥起昨晚失火的新聞。

 

「小崢,我昨晚好像在電視裡看到妳在失火現場耶?」迂迴一點,迂迴一點!高進傑!

 

「喔.....」小崢只是盯著電視,側眼喵了小高ㄧ眼

 

「我想應該看錯吧!妳怎麼可能那麼晚還出現在那裡。」小高被小崢撇了一眼連忙假裝擦杯子裝忙!

 

「嗯。」

 

「妳......是不是心情不好呀?要不要跟我說說看?也許我能給妳什麼意見。」有比較自然吧!有吧!就這樣帶進主題,高進傑,很好!上吧!

 

...........」小崢盯著電視沒有回答我。

 

「嗯.......雖然我們認識沒有很久但是這幾個月來天天相處,我想妳應該可以把我當作朋友聊聊心事....這樣才不會憋壞自己,妳覺得呢?」

 

.....收好了。走吧。」小崢跳下高腳椅,拍拍屁股走向門口。小高也認命的拿起鑰匙跟在她的身後。這年頭的小鬼怎麼都那麼難搞呀!

 

「那....還是妳明天要休息?」看她那樣真的還要來上班嗎?這年紀應該是初戀吧!!初戀總是傷得最深....,想當年....初戀....還是兵變....真是讓我難忘。小高忍不住在心裡小小緬懷那段曾有的青春呀~~

 

......我會晚一點過來。」小崢在門口停住,回頭看了小高ㄧ眼。

 

「喔,好!」

 

送小崢回家後,因為幾輛摩托車呼嘯而過讓小高花了一點時間等待倒車,此時小崢房間的燈突然熄了.....,小高大吃ㄧ驚連忙把車往旁邊一停、熄火拿起後座下的球棒試揮兩下準備上樓,沒想到卻看小崢一個人走出了大門她左右張望了一下就往左邊走去,一身黑衣的她看起來神情肅穆,小高低下身子將自己藏在夜色中。

小崢並沒有騎車,而是拿著一束小小雛菊帶著路不知道要去哪裡。一人一貓像是在散步但是步伐卻一點都不輕快。小高拿著球棒偷偷摸摸的跟在她們身後,生平第一次跟蹤別人沒想到會是在這種情況下,小高手心冒著汗沒有什麼把握不被她發現....,沒想到小崢左拐右拐的繞著小路來到一棟大樓前..............

 

眼前出現一片焦黑狼籍的大樓,不用猜我也知道這就是昨晚的火災現場,昨晚她果然在現場!小崢走到大樓附近穿過警察拉起的封鎖線停下了腳步,小高以為自己被發現了,心臟都快跳出胸口鼓動的聲響大得震耳欲聾讓他幾乎想要搶先一步跳出來道歉,生平第一次這樣跟蹤一個人沒想到那麼快就被發現了.....

 

像是開場白,Lu突然喵了一聲小崢震了一下,小高連忙閃身到電線桿後,他還是孬....與其讓他現在面對小崢不如還是假裝碰巧遇見好了.....他一邊構想著說詞一邊從電線桿後跳出想要假裝自己只是碰巧路過.......他看見小崢沒有回頭像是沒有發現他,小崢只是緩緩將手上的小雛菊放到地上,蹲在地上的她像在對誰說話雙肩卻開始顫抖著。

她哭了.........理智阻止著小高的腳步,小高的心像是理性與感性在交戰到底該不該過去,最後還是衝動上前。

 

「晚上很冷,下次記得多穿點!」我將外套披上她的肩,她抬起埋在雙膝間的頭表情就像那一天我在店門口撿到她一樣楚楚可憐。

 

「為什麼要那麼傻」小崢冷不防向我撲過來,她緊緊著攀著我的脖子痛哭失聲,我只好維持著尷尬的半蹲姿勢讓她繼續痛哭。

「你...知道嗎?」

「?」

「她....永遠....都不會知道還活著的人....真正的想法了。」

「昨天......是妳認識的人嗎?」昨晚....她果然在這裡。

.....她永遠...都不會....知道.....。」小崢一口氣上氣不接下氣的,Lu突然咬了小高ㄧ口小高吃痛的縮起腳。撇了一眼才發現小崢一臉死白沒有血色雙唇還不停的顫抖著,小高慌了手腳怎麼會!!居然都沒有發現,小高連忙抱起小崢三步併兩步的往車上跑;還好老天爺非常幫忙讓小高飛車趕到了榮總,當護士跟醫生把小崢接到病床上去的時候,我瞬間跪倒在地只差沒有五體投地,還被一旁的護士阿姨扶起來丟臉死了...媽呀!電視上的英雄不是都很神勇,我怎麼雙手發麻、腿都軟了。

「喵~Lu~」小黑貓不知怎麼摸進急診室來,乖巧的在我腳邊蹭著。小高連忙用外套把牠罩起來,被護士小姐看到就不得了....牠卻在小高的外套找個位置就開始睡了...。好命的畜牲。

回頭看到床上的小崢,剛剛掛號他才發現他只知道她叫于崢其他ㄧ概不清楚.....,小高決定應該問問她....生日、幾歲、看一下身分證好了、家裡有幾個人...#@$%打個呵欠,小高也在模糊中睡著了。

 

真的是一個很奇怪的老闆,小崢醒來就看見老闆用手托著腮靠在病床旁翹著二郎腿扭曲到不行一副隨時會跌倒的奇怪姿勢睡在她病床邊的時候,小崢心裡暖暖的.....除了師傅以外第一次有人對她那麼好...。她不想去知道老闆是怎麼到那裡去的....她覺得這一次她不想知道太清楚.....。後來,高大的老闆偷偷摸摸的拎著外套帶她離開醫院的時候,她才發現他懷抱中安靜的Lu.....沉默的溫柔讓小崢忍不住嘴角微揚。

 

「妳.....好像身體不太好,一個人出門很容易昏倒嗎?」又過了好幾天,才讓小高逮到一個機會,可是一開口小高卻想罵自己笨,明明就是想要問她到那棟大樓的原因.....卻怎麼樣也說不出口。

 

杯子叩的一聲敲在桌上,小崢卻只輕輕應了一句「嗯。」

 

        小崢不開口,小高也只好將視線轉回新聞台,電視上還強力放送著火災後續的新聞報導一名護士因為跟男友吵架開瓦斯自殺引起大火。電視新聞不停重播著難得的大火也讓小高認出了電視上那名死者的照片,那個曾哭著跑走的小護士....這個發現著實讓他嚇了很大一跳。每天面對著小崢,他總覺得有點心裡發毛,每天看著小崢他也有點受到大家的薰陶覺得她好像真的有些.....'像靈媒

 

「算命師不是靈媒。」小崢冷冷看著老闆,淡淡說完就跳下吧檯繼續著她的工作。

 

留在櫃檯的小高除了驚嚇還是驚嚇。我有說出來嗎?我有說出來嗎?她知道我心裡想什麼?她有讀心術~~~~~~~~~~是巫婆~~~~。小高抱著頭蹲在吧檯下深深的懺悔著。怎麼會找個巫婆來駐店~~~~

 

小崢妳確定妳不是靈媒。那妳是巫婆嗎?

 

 

也許是記取了上次的教訓,也許只是心血來潮,小高覺得小崢的想法應該是後者的成分多一點不管怎麼樣她這次沒有一個人偷偷的去,而是找上了小高陪同。一開始小崢開口邀約的時候,小高愣了一下....上一次去哭到送醫院,今天不會又來一次吧!他是不願意但是要他放小崢一個人去也不太放心,他只好乖乖的開車載著人來。可是為什麼又偏偏是晚上.....不能白天來嗎?萬一....萬一那個跑出來怎麼辦?他不想遇見沒有長腳的朋友押!!!倆人帶著一束小菊花跟Lu搭著小高的老爺車,一路老爺車噴著白煙噗噗噗的到了火災現場的大樓。

 

        當他們走到離牆邊還好幾公尺的地方小高就發現另外一個人正趴在地上匍匐前進著,身穿西裝的男人一臉呆滯磨破的手心跟胸膛讓他看了作噁,男人扭曲的肢體在他從地面延伸到牆面爬行的時候更讓人毛骨悚然,小高不可置信看著眼前超現實的演出.....小高早就停下了腳步....不敢靠近也不敢出聲。他腿軟.......可是小崢卻好像沒有看見那個正在牆上爬行的人,她筆直的前進,小高想要喊住她卻張口說不出話只能看著小崢走到牆邊放下小菊花雙手合十的默唸著些什麼。

 

        難道只有我看得見?!真的是靈界的朋友!!冷靜點!高進傑....人家說鬼是沒有影子的,小高死命撐開沉重的眼皮....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雖然沒有做過什麼大好事也沒有做過什麼壞事呀,耶!他有影子...小高幾乎高興跳起來,但是......那個比較糟糕,看到鬼?還是看到大法師?一個正常人會在牆面上爬行嗎!!

 

也許是不滿小崢對他的漠視,那個男人對著閉著眼的小崢不停的做鬼臉,可是小崢還是動也不動,他不滿跳下牆邊雙手雙腳並用的圍著小崢跳著,有些遲鈍的身體看起來配上呆滯的神情讓小高更加的恐懼....。眼見那個男人就要撲向小崢,小高只來得及叫出聲。

 

「小崢!!」

 

「哇!」那個怪物發出慘叫,Lu狠狠的咬了他一口。怪物不敢再出手但是也不甘心離開....他圍著小崢繞圈圈不時的咆哮,低沉的聲音像是魔戒裡的咕魯,像是生鏽的利刃刮著東西般的尖銳刺耳。

 

Lu動也不動的立在小崢的身旁,牠靜靜的看著怪物並不隨之起舞,像是眼前的龐然大物一點都不能威脅牠,那種渾然天成的王者風範也振攝了小高。路真的一點都不像一般的家貓。兩方的對峙在小崢唸完經後終於白熱化,小崢站起身感覺一陣腿麻只好假意拍拍膝上沾到的土後朝著小高走來,那個怪物趁小崢轉身背對之際伸出利爪想要再次攻擊,魔物的突襲準確無誤被Lu再度成功攔截,小崢頭也沒有回只淡淡回了一句。

 

「孽障,妳就是苦苦糾纏又有何用。」

 

「妳懂什麼?這是我跟他的事!」男人的胸前緩緩的浮出人臉,聲音跟臉都是個女人.....猙獰的鬼臉。

 

「妳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的一切都跟妳不再有關係。放了他。」

 

「是他的錯,都是他害我的。」

 

「路有很多條,妳卻選擇了離開;那妳就該徹底離開。」

 

「是他叫妳來的吧!叫妳來唸經超渡我。休想,他休想擺脫我。」

 

「妳怎麼樣才願意放過他呢?」走到小高的身前幾步,小崢淡淡撇了小高一眼就回申繼續跟魔物對話。

 

「我要他來陪我,我們說好永遠要在一起的,我要他實踐他的承諾!」

 

「讓他將來陽壽盡了下地獄後再去陪你吧!現在他是陽世的人,就該過他的人生。」

 

「那我呢?我為他付出了一切,他卻在外頭給我養女人還要拋棄我,叫我怎麼能忍受。」

 

「妳不是一直都知道嗎?妳並不是不知道呀?妳選擇默默忍受....難道你們今天走到這一步,妳沒有一點責任?」

 

「這是我跟他的事,不用你管。」

 

「我只知道他是陽壽未盡的人,我不能不管他。」

 

「寶貝......

 

..............

 

「妳也是他的寶貝吧!所以妳也放不下他,妳是第幾號的寶貝?他就是這樣風流....這樣風流...」女子說著說著有些恍神,眼角湧出了淚珠滑過雙頰。

 

「少囉唆,快放人。」

 

「我不要。他答應我的,他要陪我,他必須要陪我ㄧ輩子,永永遠遠的一輩子!!」女子的臉上的淚居然變成了鮮紅色。額角突起長出兩個小小的角.....

 

「倀鬼。」小崢連忙後退驚險的避開了男人的攻擊,男人的指甲還不停延長....直到垂到地上。小高轉身跑了幾步就腿軟跌坐在地無法動彈....,媽的,說什麼英勇國軍將士,當兵受過的戰爭訓練跟眼前超現實的一切相比根本是個屁!這次搞不好會死.....媽呀!女人怎麼都這麼可怕!

 

「界。」小崢撿了地上的石頭飛快的在自己跟倀鬼之間劃了一個圈將自己圈在裡面。只見化作倀鬼的男人或者該說是女人撞上一道看不見的牆彈了回去。小崢沒有停止右手在地上飛快畫著符令,倀鬼連續攻擊了幾次都失敗後轉向一旁的小高撲了過去。

 

「不~~~」小崢大驚連忙往小高方向跑去,當她一踏出圈圈以外倀鬼就大笑著轉身攻向她胸前。

 

「上當了」

 

就在倀鬼的利爪刺穿小崢的那一瞬間。

 

「我召喚你回來,Lucifer;在這污濁的世界展示你的真身,願地獄的火燄焚燒一切罪惡讓這個世界變成煉獄吧!」破空的呼喊伴隨著一陣黑影掠過眼前,然後是一陣強光還有豔紅的鮮血濺到了小高的臉上。

 

Yes, My Loaner

一陣強光逼得小高忍不住瞇起眼,當光線消逝後一身標準的三件式英國傳統燕尾服高大男子僅用單手掐著倀鬼,他輕鬆優雅的姿態像是掐著一隻螞蟻全然不理會倀鬼的掙扎。

「哇~~噁」小高驚恐的看著眼前,那個是誰?那麼輕鬆的抓著那個倀鬼;小崢....小崢.....我的天呀!

        小崢仰躺在地上,身上滿是鮮血,胸前衣襟大開卻是一片血染紅花,花花綠綠的內臟昭然若揭。她仍努力蠕動著身體緩慢的在地上動著。小高受不了這樣刺激跑到一旁乾嘔了起來。這是幻覺、這一定是幻覺~~怎麼會有這麼超現實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應該是在作夢、我應該是在睡覺、所以我才會夢見奇怪的人、小崢被人家開膛剖肚.....,噁.....

 

「妳想做什麼呢?天使?」

 

「他是人。我可以消除他的厄業,我要救他!」

 

「那麼天真的要求,真的是天使!」路西法打趣的說著,拎高倀鬼嗅了一下,低等的鬼族....不是他們的好食物,就算了吧!路西法嫌惡的將倀鬼拎得遠遠的,只用中指跟食指夾住他。

 

「路西法,淨化那個女人的靈魂!送她回去冥界。」

 

「主人,她該去的是地獄。」

 

「路西法!」

 

「跟地獄搶人也要付出對等的代價,尊貴的妳願意將靈魂奉獻給惡魔嗎?」

 

「我與你的契約從使魔開始,你不能拒絕我的要求。」

 

「使魔的契約卻沒有這一項,我只負責守護妳。」路西法流利的應答著。微彎行禮的他卻帶著嘲諷語氣。

 

「抱我,Lucifer。」

 

Yes, My Loaner」路西法毫不猶豫將倀鬼丟棄在地,抱起了滿身血汙的小崢

 

「淨。除。去。」小崢指著地上的符咒,低聲的吟唱出禁忌咒語。

 

「不,我不要!我不要!!啊~~~~~~頭好痛.....」地上的倀鬼痛苦的在地上翻滾著,哭號的聲音不斷~~~。當倀鬼的哭聲漸歇,小崢的咒語也終於吟唱完成!跟著吐了一大口血!右手發出強烈的藍光,強烈的光讓小崢疼痛得屈起身體緊抓著自己的手掌低咒著,幸好沒一會兒藍光就消失了!路西法沒有因為小崢痛苦的掙扎與拳打腳踢就將她放下,他承受著小崢的給予的痛苦,低垂著眼默默的將小崢外露的內臟擺回原狀修補起來,空出右手溫柔的將小崢嘴角血漬拭去,就像在抱一個洋娃娃將她側立抱在胸前,以健壯的左臂牢牢的捧著她。

 

        男人昏倒在地,一陣光從他身體裡透了出來,逐漸成形是一個哭泣的女人,而哭腫的雙眼卻有著令人熟悉的臉龐!原來這個女人竟是已經死去的小護士!她曾是這個男人的女朋友,因為受不了男友風流花心不斷,與男友大吵一架後引火自焚不成跳樓自殺,誰知道塵緣未了又怨念深厚的她卻落入魔道一心想找男人復仇!

 

小崢示意路西法將她放下,路西法點點頭將小崢移得更靠近那個女人後放下了小崢,小崢拍了拍那個女人的肩。

 

        看到這一幕的小高早就忍不住昏過去了,小崢妳說妳不是靈媒那為什麼妳可以拍到鬼的肩?!難道.....

「沒事了。」

 

「我已經不是人了.....」女鬼懊悔的看著自己半透明的雙手。自殺後的她已經不是人了,她再也不能......

 

「沒事的,妳還有來生呀!」

 

「會嗎?!可是我......

 

「沒事的,到酆都去聽聽別人故事時間很快就會熬過去的,然後就到來生了.....把希望寄託在來生吧!這個男人太爛了不值得妳等。」

 

「真的嗎?妳說,我還有機會得到幸福嗎?!」

 

「會的。來生會有幸福的。」小崢溫柔的笑著。

 

「真的嗎?」女人的身體變得越來越透明。

「真的。」

女人不停不停的問著,小崢也不厭其煩的答著。直到女人的身體完全消失不見,小崢才鬆了一口氣拍拍膝蓋的灰塵站了起來,一旁的路西法手上抱著昏倒的老闆微笑著等待她指示。

 

「回家。」

Yes, My Loaner

 

看著昏倒的老闆,小崢開始考慮要承認是巫婆還是靈媒比較不會讓老闆害怕,可是她兩者都不是呀!!算了,明天再說。

 

全站熱搜

哈比團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