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夜的他,下半夜的他=同ㄧ個他?!------------------------>飢渴過度的女人

哈比是一個淺眠的孩子時常做著奇怪的夢境,也許就是因為我天馬行空的想像所以我的夢裡出現的人事物常常都很奇特,就像現在寫到一半的故事"紅線",當我夢完的時候花了兩三天的時間一口氣寫到第八章,可是到前幾天我才熊熊想起來當晚夢境中最後的那一段,那是另一個故事在這就不提了,有看的人請期待哈比把它好好的寫完吧!

24歲,女,平凡的上班族,平板的生活(除了身為助理工程師上班責任制,沒有辦法朝九晚五外其他真是貧瘠的一蹋糊塗。),又是一個在半夜12點打開熱水器的日子,等待熱水加熱的十幾分鐘間她卻睡著了......。




迷迷糊糊間她感覺到有東西壓在身上,雖然不重但是還是感到有些不舒服,微微動著身體卻無法掙脫還有些微熱,奇怪不是有開冷氣嗎?她感覺到自己不同以往的睡姿,早就改成安祥睡姿(註一)的自己怎麼突然又側睡了起來,她的臂上、腿上好像被什麼東西壓著,她睜開眼驚愕了兩秒.....她的大腦居然是眼前的一切為正常,她的心裡在尖叫;她的手臂、腿上被另一個起碼大一倍的手腳所包覆(幸好是熱的要不然她應該會昏過去),她不用回頭也知道她身上壓了個男人,她的鼻間充滿了他的味道;一種混合了肥皂香淡淡的男人味.....這個味道總是讓她心安(心安...?對一個第一次見面就在床上壓著你的男人感到心安?果然這個月加班加太兇嗎?)輕嘆了口氣又在朦朧間睡去,心裡還想男人的體味,其實也沒有那麼糟糕....糟了,我還沒有洗澡!!她彈坐起來也吵醒了男人。

怎麼了?」男人揉著眼睛的表情還有些孩子氣,對於她吵醒他沒有怪罪的意思只是問了句。


「吵醒你了,我只是突然想到自己還沒有洗澡,你繼續睡吧!」這是她的聲音嗎?好溫柔,大腦中不停傳輸著他是男朋友這個答案,但是她還是懷疑....因為她想不起來他的名字。

他把她壓回床上,不讓她起來.....。「老婆,睡醒再洗吧!妳今天上班累了一天,先睡覺吧!」

「可是我今天流了一身汗臭臭的,我要洗澡啦!」她不依的發出嬌嗔。

「噓,妳累了好好睡覺,乖。」他不與她爭辯,卻攀著她不讓她起身洗澡。兩人維持著原來睡覺的姿勢,他沒有用力壓住她,她知道自己可以掙開她但是她.....不想。

「唉。」輕嘆了口氣她也閉上眼。又漸漸睡去....原來交頸而眠就是這種感覺嗎?好安全的感覺。


再度醒來,這一次她是被電視機吵醒.....幾點了?有點冷,冷氣到底開幾度呀?24度嗎?不是調高了?她木然的看著眼前不知名的連續劇,看了眼時鐘3:25分....這才是現實,床邊沒有好聞的肥皂香混男人味,她手上也沒有溫熱的殘留只有冷氣造成的一大片雞皮疙瘩;甩甩頭奮力甩開心裡那一股畫不開的失落感,她轉了轉電視換到某一台正在重播許久以前的瓊瑤連續劇,看著裡面的人物哭成一團,她扒扒頭髮下床準備洗澡。迅速洗個戰鬥澡她坐在床邊看著電視,眼神卻不由得往床上飄去。好吧!她承認她是個饑渴的女人所以才會做了一個"有男人的夢";想她24歲卻沒有談過任何一場戀愛;所有的浪漫細胞都在20歲以前消磨在羅曼史小說裏面,她不相信自己會變成灰姑娘、也沒那麼巧愛上個黑社會老大或是解救一個殺手,也沒有一個多金又帥氣但是每天陪她鬥嘴的鄰居。所有的男人跟她好像是絕緣體,他們不愛她,她也不愛他們;可是她今年24歲了,戀愛經驗零蛋、生活平淡如水,再過兩年她也要開始進入老女人的行列,每天跟著那些前輩不停的說那些男人如何如何,那些小女生又是怎麼笨怎麼傻,卻是酸葡萄心理.......,她阻止自己繼續自怨自憐下去,雖然她的美容覺已經註定泡湯了,但是該睡覺的時候還是得好好睡覺,若是精神不好去上班搞不好那些前輩又在背後說自己跟男朋友玩太瘋了...天曉得她連男朋友都沒有,人言可畏.....。

頭貼上枕頭她清醒著,沒有一點睡意翻來覆去一番後她又打開才剛關掉的電視,還沒演完的瓊瑤還哭成一團....男女主角激情擁抱、山盟海誓,她的眼淚從眼角滑落;她伸手擦掉,眼淚卻不停止堅持不停的掉著,她懶得動只用衣角不停的擦著。她沒有騙自己那是因為連續劇的內容太感人,畢竟那個瓊瑤的故事是她的童年主角,那個圓滿的大結局還有過程的一切她清楚的很,那不是她掉淚的原因。她沒有哭,她不是哭,她只是不停的掉著眼淚。她不懂自己的淚腺怎麼回事,她也不想追究索性又關上電視閉上眼睛任眼淚隨眼角滑落枕頭,濕了一大片。皺著眉頭她終於又睡著。

有人摸她的臉,她的眉頭皺著更緊了....她的臉一向是禁地,不喜歡被人亂摸的.....,那個人卻又不厭其煩的撫著她眉頭,好像要把她皺緊的眉頭都撫平;她緩緩睜開眼卻被他偷襲。

「老婆,該起床囉!妳不是還要洗澡嗎?再不起來會來不及陪我吃早餐喔?!老闆最近心情不太好,早報遲到會被慘釘。」他爽朗的笑著,一邊催她去洗澡一邊打著領帶。

「喔。」臉紅的她捂著嘴開始懷疑哪個是夢境?哪個是真實?她被他推向浴室,她卻站在浴室門口回過身墊起腳尖幫他打著領帶。

「還是被妳發現了。」他撫著頭笑著有些靦腆。打領帶對他來說從來都是一件麻煩的事,所以這一向都是她的工作;每次如果遇上出差他也都是小心不要把領帶結弄亂就這樣一條領帶撐好幾天,不過她總是會在行李箱為他多準備一條打好的領帶。這件事一直是他們夫妻間的默契。她暗暗心驚,難道這才是真實?她看著白天的他跟她想像的理想情人不太像,皮膚很黑但是笑起來很陽光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這就是結婚嗎?這人是我的丈夫嗎?手上流暢的動作沒有停但是心裡卻充滿了許多問號,腦袋冒出來的訊息讓一切都變的很合理,但是為什麼她還是想不起來他的名字。

他捉住她的手「老婆,別發呆了,快快快妳沒多少時間洗澡喔!我只給妳五分鐘。」他把她推進浴室,順便把門帶上。她開了水一邊洗還在思考,他的名字!!
她陪他吃了他難得動手做的早餐雖然有點焦,但是她卻是一片感動;她還幫他拿公事包、送他出門。她覺得他們真的是夫妻....跟他這樣一起生活她感到不可言喻的幸福,她甚至開始相信一輩子牽手的可能。

幸福的日子只有一天,短暫的讓人措手不及,他倒下了.....在醫院的她眼淚掉個不停他卻安慰著她,等待檢驗報告的時間是那麼的漫長....他為了轉移她的注意力還特地拖著生病的身軀拉她回到老家,從前的朋友聽說她回來全都湧進她家看許久未歸的她,老媽媽看著她們只是默默的到後頭廚房為他煲湯也為她進補。

「生病的人不能太過勞累的,妳們還要在屋外站多久。怎麼做人家老婆的!」

「是。」她看著他臉上滲出薄汗忍不住自責自己怎麼如此忘形,見到好久不見的朋友就忘了老公身體不適。他寵溺的拍拍她回身進門,腳步一個不穩險些滑倒,她連忙扶起他;他莫名的虛弱這樣的認知讓她更加的心慌與自責,她還要跟他走一輩子的,怎麼會這樣呢?她的眼淚還在眼角就教他吻去。她抬眸....。

「愛哭鬼,這樣也要掉眼淚可不行喔!」他的臉色蒼白,他還是不改調皮本色的安慰著她。

「嗯。我們進去。」她攙著他小心翼翼的跨過門檻進到屋內。

待在久違老家跟寡居的母親一起住,讓她想起多年前的回憶。離婚的母親帶著被父親稱為拖油瓶的她來到鄉下,一點一滴的把她拉拔長大。她現在的身邊有了他,媽媽也應該安心了吧!他來到她的老家對每個人都和和氣氣,對每件事情都問個不停。好像要把她的過去讀過一遍、經歷過一遍才甘心。鄉下緩慢的步調緩和了她心中的不安也淡去檢驗報告出爐前的緊張。她的生日快到了,他趁了一早去通知了每一個人還拜託村長家的小兒子幫他在家裡的大廳擺著小小的台子,讓大家來家裡用著那一台"唱將",一夥人開心了哼哼唱唱,看著大家搶著上那小小的台子唱著過時的歌,她覺得這是她最最最快樂的24歲生日,不僅有著很多朋友幫她慶生,還有他陪在她身邊。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大家拱她上台....她上前去看見老媽媽推進來一個大蛋糕跟一個豬腳麵線,她開開心心的許願。

「第一個願望希望大家身體健康。(我希望他健康)」左眼角淚滴滑過。

「第二個願望希望大家能永遠都像現在這樣,永遠在一起。(我希望我們永遠在一起)」右眼角淚珠掉落。

「第三個願望.......」我希望我們永遠幸福。雙眼閉起,眼淚滑落。

張開眼睛他已經來到她面前,他的目光熱切...她的願望他都聽懂了,他笑嘻嘻的陪她切蛋糕拉她回到台下坐在一旁然後節目又繼續。她偎在他的懷裡感覺自己無比的滿足,卻也同時害怕失去這樣的幸福。他將她推倒,她看著他眼神充滿不解。他的眼睛蓄著溫柔....。他欺身壓上她就像她第一次被他吵醒的姿勢,她一樣背對著他卻感覺自己被他完全包覆像個寶貝一樣被他護在懷裡,以往害羞的她面對身邊的好友成群她害羞但不退怯,她是那麼相信身後這個人,她是那麼愛他希望讓大家都能看到她倆的幸福,他抬起身來看她亮晶晶的眼裡好像有著無數的話。

「睡吧,老婆....你該休息了。」

「XX,我....好愛你喔!答應我....要陪我....一輩子」她看著他努力的講完這句話,終究不敵睡意的睡去....(他的名字,我想到了,他的名字。)


「XX。」她大叫醒來。轉頭,外面又是美好的早晨,距離鬧鐘響還有兩分半,她坐在床上發著呆努力回想他的名字,卻怎麼樣也想不起來。

認命的從床上爬起,一邊梳洗的她看著鏡中的自己突然想起今天是自己24歲滿的生日,今天起就25歲了呀!曾經有好幾個算命師鐵口直斷她的姻緣出現在24歲,這件事還讓母親擔心了好一陣子,怕女兒早婚會像自己一樣不幸福。沒想到過了24歲她還是一個人。不,她是結過婚....在夢裡跟一個想不起來名字,醒了以後臉長相都記不清的人結了婚,如果這樣也算數的話。吐掉口中的泡泡,洗把臉準備去上班,夢境的一切就拋諸腦後吧。

註一:安詳的睡姿就是正面躺著雙手交疊於肋骨最後四根約胃的正上方稱之,沒錯就是很像人掛點以後擺在棺材的姿勢。

    全站熱搜

    哈比團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