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的紅線(短篇)
作者:哈比
 
命定的紅線 第七章
 
「娘娘,別哭了。現在的妳必須要替自己想一想;皇上對妳雖是寵幸但兩個多月下來卻一個名分、冊封都沒有!娘娘,妳得替自己爭一爭。」小芸坐在舞兒的身邊,一邊安撫著她一邊苦口婆心的勸著。今早她聽見燕兒傷重的消息後,便自責不已一直說要出宮去,現在出了這個承陽宮可就是龍潭虎穴,小芸就只能不停的勸著她,現在一定要先穩住舞兒的地位要不然......她不敢想。
 
「別說娘娘要爭,就是娘娘不爭;這個名分也跑不掉呀!」福德公公從外廳走了進來,正巧搭上話。舞兒這個傻妞,不知道為了什麼一直推拒皇帝的冊封,要不然這個皇后早是她當。
 
「公公,怎麼說?皇上願意封我們家主子嗎?」
 

「皇上可是為了娘娘空著個皇后的位置,怎麼也不願意封給別人,可......這傻娘娘卻怎麼也不願意受封;要知道皇后這個位置搶得可熱呼著,就是大臣們也日日諫言,說國不可一日無母;但娘娘不肯......皇上也就不曾回宮提過半句。」
 
「你說什麼?」小芸不敢相信,難道皇上.......
 
「咱家說皇上願意封妳家娘娘,也得娘娘願意受封呀!」「老奴是踰越規矩呀!娘娘,可是也請娘娘替皇上想想,國母是母儀天下、穩定人心的一國之母,現下雖是四海昇平,但是邊界難免有些紛爭;國母的存在肯定是能大家心安不少呀。」
 
「我也知道是自己不該,但是一國之母責任那麼大,舞兒無法勝任。」
 
「但是只有這個位置能代表妳是朕的妻,代表朕願意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心意。朕不願意妳受委屈。」
 
「參見皇上。」
 
「都起來吧!」
 
「是。」
 
「告訴朕,發生了什麼事?」皇上坐在一旁的榻上,勾著她小巧的臉蛋看著她臉上未乾的淚痕。
 
「沒有。」舞兒低著頭。一旁的太監、宮女在福德公公與小芸的示意下,全退了出去。內廳裡就留下皇帝與她。
 
「受委屈了?」
 
「沒有。」
 
「被欺負了?」
 
「下朝了,累嗎?」舞兒開始企圖轉移他的注意力。不過她這一點小把戲,怎麼逃得過皇帝法眼。
 
「累......。」
 
「怎麼啦?今天的大臣惹你不高興嗎?」她柔順的依進他的懷裡,想要給他些撫慰。
 
「朕的皇后有心事,偏偏又不跟朕說,這件事讓朕傷透腦筋......累壞了。」
 
「昊羿......。」這個男人是這樣的愛她,她是清楚的;或許他們認識不是很久,或許他們才開始一起生活,但是舞兒知道她願意就這樣跟著這個男人生活......一輩子,因為他是那麼珍惜她、重視她,感謝上天讓她遇見他。她曾經以為沒有名分她不在意,他也不會在意;公公今天說的話,卻讓她明白她的任性其實為難了他,他卻不曾提......。
 
「傻丫頭,看著朕也犯傻......想些什麼?」他伸手往她胳肢窩去,逗弄得她只討饒。
 
「我......我有話跟你說。」她決定要把一切攤開,不管未來該怎麼面對她都不會再逃避,這個男人那麼愛她......她不應該這樣為難她。
 
「朕聽著,說吧。」他感覺懷中的她偎近了些,想必是很難開口的事吧。
 
「我知道......你一直對我很好,我也知道是我任性遲遲不接受你的冊封,你對我真的很好,什麼都順著我...」
「妳......」這個傻丫頭,不會是又要做什麼傻話......。
 
「噓。讓我說完。」他雖然有些遲疑但是還是點點頭。
 
「我想要告訴你......我跟姐姐的過去。」
 
「姐姐?」
 
「淑妃,淑妃跟我是一同長大的好姐妹。家母體弱多病,奶水不足;姐姐的娘親便是我的奶娘;我是家中獨女所幸姐姐跟我同齡,我倆自小一同學習、一同玩耍,我以為我們會一直都這樣幸福下去;七歲那一年,家母敵不過病痛折磨辭世後,爹親便帶著我與奶娘、姐姐回到江南隱居。十四歲那一年,有一晚我睡不著......我站在庭院的一角卻看見衣衫不整的奶娘從我爹的房裡跑出來,投井......投井......自殺。我......不敢相信......我爹居然輕薄奶娘、還害姐姐失去了唯一的親人,我......我不敢回家..我不知道怎麼面對姐姐、我也不知道怎麼面對爹親,我一個人躲在大理寺裡早晚誦經禮佛希望可以減輕我爹的罪孽,也希望.......奶娘.......九泉之下早日超脫輪迴......。」
 
「傻丫頭.......」原來這就是她什麼都肯讓的緣故嗎?
 
「不,姐姐才傻.......後來,有一天宮裡來了人,說要召秀女進宮,姐姐替我進了宮......她是那麼溫柔的人呀!為了保全我爹......替我進宮當秀女;姐姐為我付出那麼多,我怎麼能再負她呢?你記得嗎?你曾讓姐姐回家省親......她,沒有怪我一句反而要我好好照顧我爹,......也許是因為羞愧吧!爹爹當晚服藥自殺了。姐姐居然還自責是她回來得不好,才會讓爹爹萌生......去意......,......爹爹一走我什麼都沒有了,姐姐將我帶回宮來照應著我,雖然是個小宮女但是伺候著姐姐怎麼會辛苦呢?昊羿,這樣好的一個姐姐......我怎麼能傷害她。」
 
「原來妳們倆是姐妹情深,傻丫頭,朕何德何能可以同時遇到妳們倆個這麼好的女人,兩人又都對朕如此情深義重。」
 
「我知道大臣也對你施壓,國不可一日無母......都是我的任性妄為讓你困擾許久了吧......對不起。」舞兒捧著昊羿的臉,這張她最愛的容顏......淚一直掉下來.....。
 
「傻瓜,朕會等妳的......不管多久都沒有關係。朕只要聽到妳說願意,朕才會願意立后。做朕的皇后.......。」他摟緊她在她耳旁低語。她親了親他的頰,推開他站了起來。.......她跪在他的面前。
 
「再答應我最後一個任性的要求好嗎?......我願意......接受冊封,但是我希望受封為妃;而請你立淑妃為后,以皇家之禮冊封她為后。」她看著眼前的地面,地毯的長毛非常柔軟她卻覺得膝蓋有些疼痛......。
 
時間過得非常緩慢,他沒有答應她......他放任她跪著沒有扶起她;她還是靜靜的跪著......她知道自己的要求為難著他,他的心意她狠狠的踩在腳下。他起身......走出了廳外,......他沒有給她一句回答。
 
天黑了,.......她還是跪在原地,小芸來了幾次卻是勸她別那麼傻,心愛的人還要拱手讓人......愛情可以讓嗎?滑天下之大稽......她知道小芸的好意,但是.......她相信姐姐,姐姐是足以擔任國母這個角色的好女人,而且她相信只要姐姐當上了皇后,一切都會有轉圜的餘地,她們可以再回復到從前好姐妹的時候。
 
夜深了,他還是不願意回來;她還是跪在同一個地方.......天明了,從她進承陽宮這是第一次他徹夜未歸。她.......昏倒了。
 
他還是捨不得她,他還是應了她的要求。
 
他要人將所有需要的禮品送去淑妃那裡,他甚至親自去了趟蓮芳宮宣讀冊封淑妃的聖旨。所有人都在慶祝著三個月後將有的封后大典,每個人都在為著這個天大的喜事忙碌著。他卻不曾再踏足那個蓮芳宮......,他還是每日上朝、下朝,日復一日的陪著她,他心裡的皇后......他承認的妻。
 
「娘娘,吃一點銀耳燕窩蓮子湯消消暑。」小芸小心翼翼的捧來了燕窩蓮子湯,要舞兒吃一點,自從她昏倒開始胃口一直都不太好。
 
「小芸,別忙這些了。我都要被你養成小豬了。」
 
「若能養成豬,我還高興些......妳怎麼著..從那天起越來越瘦,妳瞧瞧鏡子裡的人......還是妳嗎?」小芸不贊同的看著她......。
 
「小芸,別這樣......我很好的。只不過沒什麼胃口。」懷孕嘛,不都是這樣......她吃不下也睡不好,很正常的孕婦。除了......準爹爹並不知道這件事。
 
「妳知道妳得吃......妳不吃只會讓我更擔心這樣幫妳是錯的。」是的,小芸知道她懷孕了,她沒有瞞她.......只是聲淚俱下的求她別讓其他人知道,她有身孕了..即使是同床共枕的他......這麼做的一切居然是為了蕭淑妃的后位......小芸替她捨不得自己,傻妞老弄得自己那麼委屈。也正因為只有小芸知道,所以她不停的要她吃......她是為她好。
 
「小芸姐姐~~」
 
「我可不是皇上讓妳哄哄就過關,門都沒有!這碗湯沒喝完......咱們就耗上了。」
 
「淑妃駕到~~」門外傳來一陣騷動,舞兒與小芸連忙起身接駕。一身光鮮的淑妃已經踏進了門裡,她睥睨的看著眼前兩人屈膝......她還是恨,眼前的這個丫頭是幫她得到后位的恩人,但是.......為什麼,為什麼這個賤人說兩句話就輕輕鬆鬆得到她汲汲營營那麼久的地位;讓她,說得真好聽。怎麼不見皇帝往蓮芳宮跑......她是讓她得到皇后的位置,但是卻霸著皇帝不放、霸著承陽宮不放、別人在後面都是怎麼說她蕭淑妃的,”一個空殼子皇后”......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眼前這個賤人造成的!!
 
「淑妃娘娘?」她看了身旁的太監一眼。收斂一下心神,她清了清喉嚨開口。
 
「都起身吧!」
 
「淑妃娘娘今日大駕光臨,不知所為何事?」
 
「妳是什麼身份?我有問妳話嗎?」
 
「小芸失禮了,姐姐妳別怪她。」
 
「不,我不會怪她的,一個不懂事的下人該有人教教她就好了,祈妃,妳說是嗎?」
 
「是的姐姐,是我疏忽了管教......我會注意的。」舞兒按住一旁的小芸,對她搖搖頭。
 
「那就好。我今天來是想來看看妹妹妳身子好些沒?皇上封了妳,也該給妳座寢宮進住,就是妳身子弱了些......拖到了現在,我想......這麼點小事,既然我即將是後宮的主人,也許這件事應該由我來處理。」
 
「好。」
 
「不好,朕決定妳與朕同住承陽宮,這是朕的決定......誰有意見?」皇帝回宮了。踏進門的昊羿對於自作主張的蕭淑妃,有些不滿......也不想想是舞兒的要求才有今天的蕭皇后,......還有半個多月才進行封后大典......現在就急著踢她離開,這個淑妃恐怕不是表面看起來那樣可人。
 
「皇上.......。」
 
「說......怎麼不說?」
 
「淑妃踰矩,請皇上責罰。」
 
「妳.......罷了。都下去吧。」舞兒挨著他,不停的對著他使眼色。
 
「謝皇上,臣妾告退。」淑妃腳步一個踉倉,皇帝伸手扶住了她。
 
「姐姐,怎麼了?不舒服嗎?」
 
「是呀!最近老是病懨懨的,也不知怎麼著?」淑妃順勢更依近皇帝的懷中。
 
「皇上,我們是不是宣個太醫.......?」
 
「宣。」他倒不覺得淑妃有什麼不適,她還能隔著衣裳挑逗他......這可不像有病之人。

全站熱搜

哈比團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